? ?“准备好了吗?在我的黑炎之下惨叫吧!” ? ? ? ?“让开。” ? ? ? ?“哼,居然敢对暗黑龙骑士的我这麽说话,看来必须让你们见识一下我的力 量了!” ? ? ? ?“……给我打。” ? ? ? ?以上就是事情的起因,因为我在除暴安良维护正义的过程中遭到了来自地区 内邪恶组织的阻挠,因此被区区小混混职阶的一群年轻人给打了一顿。 ? ? ? ?然而这并不是结束,当我摆脱教廷的追杀,重回我在暗黑龙域的王座之时, 我将带着我的力量回归,净化这个世界! ? ? ? ?“说到底就是你脑子有病又去招惹人家了是不是?我说你就不能安分一点 吗?每天帮你挡着各种各样的麻烦就够了,居然还主动挑衅别人,我看你就是欠 揍啊。” ? ? ? ?“胡说!什麽挑衅!明明就是我在伸张正义……” ? ? ? ?“明明就是你故意拦着别人的路吧,而且还好死不死拦到龙虎堂的龙哥,你 还真是够衰的啊。你看,现在这?疼不疼啊?” ? ? ? ?“痛痛痛痛……我可是伤员啊!怎麽能随便按别人的伤口啊,还有没有点素 质啊!” ? ? ? ?“嗯?暗黑龙骑士也怕疼吗?就这种水平的意志力也好意思叫做暗黑龙骑士 吗?” ? ? ? ?“……啰嗦,要你管!” ? ? ? ?我叫陆泽男,今年十八岁,高中三年级。长相普通,身高普通,体重普通, 成绩普通,战斗力普通,总而言之是个一眼看去没有任何亮点,没有优点也没有 缺点的人。 ? ? ? ?然而这一切都是假的!是我伪装的假象! ? ? ? ?我的真实身份是来自异大陆的皇子,拥有千年难得一见的暗黑血脉。在通关 古老传说中百层悬空塔的过程中捡到了路阿飞的宝藏,获得了前往暗黑龙域的钥 匙。於是我费尽千辛万苦,打到了妄图将世界上的所有生物无限催眠的於带土, 在战友齐一护的帮助下穿过断界,打败看守龙域之门的彭格烈,最终成为了创世 以来的第一位暗黑龙骑士! ? ? ? ?“就这麽一段妄想的自我介绍?抄袭了多少作品啊你!” ? ? ? ?这个除了吐槽以外没有任何特点的男人是我的好友刘文,虽然名字?有个文 字,但是他的文科成绩实际上非场,基本上把天赋都点在了吐槽这一系上,导 致他的视力受损,无法看到我身上的真实。 ? ? ? ?“再说这种话我就揍你了哦。”刘文威胁地看着我,右手握拳不断靠近伤口外 包着的纱布上。 ? ? ? ?“对不起我刚才什麽都没说,请原谅我这个重度中二病的胡言乱语。” ? ? ? ?毕竟有伤在身,而且我也不愿意对我这次转世的唯一一位好友动粗,所以我 大度地退了一步,没有计较他的冒犯。 ? ? ? ?“你都高三了还没从中二病中毕业,不觉得丢人吗?”刘文一脸无奈地道。 ? ? ? ?“胡说!明明当初是你把我带进这个世界的,现在又打算站在道德制高点上 来对我说教吗?你这个叛徒!” ? ? ? ?“死吧。” ? ? ? ?“啊啊啊啊啊啊!痛痛痛痛死啦!” ? ? ? ?下午,因为在医院?大吵大闹的缘故,被隔壁的小心眼投诉了,於是回到了 家中继续养伤,并获得了为期一周的休假。 ? ? ? ?不过这也是应该的,毕竟我被六七个人揍了差不多半小时啊! ? ? ? ?此时是下午三点,家?除了我以外,就只有一个看起来十分为老不尊,笑起 来就会让人觉得十分猥琐的爷爷。 ? ? ? ?我家的成员除了爷爷和父母之外,还有三个姐妹。 ? ? ? ?大姐陆夏兰,在姐夫的公司上班,职务是姐夫的秘书。然而其隐藏在表象下 的真实身份是,七大主要职阶中,瞬间爆发力最高的狂战士,Berserker。 ? ? ? ?二姐陆秋菊,目前是在校大学生,姿容优秀性格温婉,是公认的品学兼优的 好孩子。然而这也是她伪装出来的假象,其真实身份是七职阶中唯一的智力型英 雄,法师,Caster。 ? ? ? ?小妹陆冬竹,目前还是中学生,虽然基础属性和外在表现看上去和二姐差不 多,然而她的真实身份却是三大主职阶?少数的以远程攻击为主的,弓兵,Archer。 ? ? ? ?其他人都是无关紧要的路人甲乙丙丁,所以就不用给他们加设定了。 ? ? ? ?“一个人在家真没意思啊,只能继续玩昨天的游戏了。” ? ? ? ?比起网游我更喜欢单机,在其中最喜欢的又是冒险类RPG。因为这个选项的 缘故,近年来也看了不少动漫,大幅提升了我的数据库容量。 ? ? ? ?一般来说在游戏中的人物,除了对剧情完整度方面有极高要求的以外,都会 有个自己改名的选项。 ? ? ? ?我用的名字当然是陆泽男。 ? ? ? ?比起很多喜欢在网游?追求绚丽外表与逆天ID的那些人而言,对我来说,真 正的体验要重要得多。 ? ? ? ?“假如能进一次SAO的话,就算永远被茅场关在?面,就算只有网络人妖没 有妹子,就算死也不可能打到一百层,我也愿意!” ? ? ? ?“那样的话,很快就会只剩下哥你一个人了哦,又变成单机了哦。” ? ? ? ?这位用委婉的方式吐槽我的好孩子,就是我的妹妹,家中唯一比我年纪小的 存在,Archer。 ? ? ? ?“我才不是什麽Archer呢,我有名字的啊,哥你就不能好好地叫我的名字 吗?” ? ? ? ?“区区姓名不足挂齿,反正你也不是什麽很有名的英灵。要知道在圣杯战争 中,被对手知道了名字的话,是可以用你的头发紮草人下诅咒的啊!” ? ? ? ?我表情严肃地看着面前的Archer,用一名master应有的仪态向她教育道。 ? ? ? ?“……那是别的动画吧。”陆冬竹撇了撇嘴,转而拿出了一本书道: ? ? ? ?“吃完饭後哥你记得过来教我英语啊。”书被放在我的面前。 ? ? ? ?“嗯……” ? ? ? ?我点头应下,然後尽可能优雅地将封面翻开。 ? ? ? ?……我就知道!会是!这样! ? ? ? ?虽然我比她高三级,理应在知识方面胜过她……但是她上的和我不是一个等 级的学校啊! ? ? ? ?Archer今年十四岁,比我小四岁,然而却比我低三级,最重要的一点就在於 她小学的时候因为成绩太好而被镇上最有名的一所中学录取,并且将这个记录保 持至今,如今很有可能会以第一名的身份直升我们高中。 ? ? ? ?没错,我们高中。 ? ? ? ?因为这个小镇比较封闭,大部分人读完初中以後就子承父业或者自寻生路, 很早就步入了社会。只有一小部分人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愿意读高中。 ? ? ? ?因此,这个镇子实际上只有一所高中,囊括了从平凡人到超天才的所有学生 为一体的,综合式学校。 ? ? ? ?Archer的学校就在我们校对面,每天都可以和她一起上学放学。 ? ? ? ?……虽然差不多接近学校五百米开始後就得分开了。 ? ? ? ?综上所述,其实她根本不需要我来教。不如说她来教我还差不多。 ? ? ? ?“泽男,来吃饭。” ? ? ? ?这熟悉的语气,仿佛在呼唤院子?的大黄过来进食一般的口吻……这当然只 能是我的母亲,七职阶中感觉好像不上不下没什麽亮点的Rider。 ? ? ? ?哦,她在这个世界的名字叫做李春梅。 ? ? ? ?这四位女性,梅兰菊竹的存在,就是我生命中少数愿意和我接触,并且也确 实有很多接触的异性了。 ? ? ? ?她们填补了我内心的空虚,温暖了我灵魂的寒冷,陪伴我走过寂寞,穿过岁 月的…… ? ? ? ?“啊!痛痛痛!”我还没有把诗写完,就遭到了来自外界的一记强力攻击,打 断了我的思路。 ? ? ? ?“别发呆,吃饭。” ? ? ? ?“呃,是。” ? ? ? ?完全没有任何商量,先动手後张口,崇尚力量与强权的,就是这次攻击的发 动者,Berserker。 ? ? ? ?“你很快也要毕业了,有什麽打算吗?”主位边上的一位中年男子擡起头来 对我道。 ? ? ? ?“呃,毕业了以後就先找个工作……”这我怎麽知道啊,这不是还没毕业呢 吗! ? ? ? ?“你打算干什麽?”别穷追不舍啊,还能不能好好吃饭了! ? ? ? ?“呃,这个……我想去父亲的公司!” ? ? ? ?我觉得自己的回答十分巧妙,成功地解决了这个问题。 ? ? ? ?当然事实证明那必须是我的幻觉。 ? ? ? ?“你来高氏?你来做什麽?”父亲皱起了眉头,表情似乎有点不满。 ? ? ? ?“呃……我,我英语还可以,数学也不错……当个文书或者会计……之类的 吧。” ? ? ? ?“嗯。” ? ? ? ?不知道哪句话触动了老头子的开关,他又把注意力重新集中在二姐交男朋友 的话题上了,就这样把我放了过去。 ? ? ? ?晚饭後,我来到了Archer建立的亚空间。 ? ? ? ?“按照约定,我来了。”我站在亚空间进出口的一边,对正在桌上写画着什麽 的她道。 ? ? ? ?“啊,哥你来了。” ? ? ? ?老实说我挺喜欢她的,不是男女的喜欢,是那种朋友一般的喜欢。 ? ? ? ?她是唯一一个虽然不太能接受,但也不反对我的作为的人。 ? ? ? ?……尽管她还是会经常吐槽我。 ? ? ? ?“这边这些题,我都看过了,都是你欠缺的部分,去做吧。” ? ? ? ?假如换另外一个人来说,比如换成其他两位姐姐,即便是她们未必会愿意浪 费多余的精力来鄙视或者斜视我,这句话依然会让人有那样不舒服的感觉。 ? ? ? ?但她是不一样的。 ? ? ? ?非常平常的语气,非常平常的口吻,非常平常的动作。但我就是能从中感觉 到,她对我的关心,以及想要帮我一把的那种心情。 ? ? ? ?不是同情,不是亲情,不是友情。我无法用语言来形容这种感情,我想那是 在这三者之上的一种存在。 ? ? ? ?“……哥你又走神了?哥?泽男哥?” ? ? ? ?“嗯?啊?嗯,我很好,谢谢你,Archer。”我反应过来向她道谢道。 ? ? ? ?“……我说,这种时候,哥你也要用那个奇怪的外号来叫我吗?”Archer的 脸上带着些许不满,这让她看起来有点像傲娇角色了。 ? ? ? ?“……谢谢冬竹。” ? ? ? ?毕竟我还是个识大体的男人啊,在美丽的女性面前,尊重她的决定也是绅士 必备的素质呢! ? ? ? ?名义上的我对Archer的补习,实际上是她对我的补习在十一点就结束了。 ? ? ? ?虽然我对自己的成绩和实力有自知之明,但我也无法辜负她对我的期待,硬 是在房间?学够了两个半小时才回来。 ? ? ? ?忙碌的一天又结束了。 ? ? ? ?新的一天将在我再次觉醒後开始…… ? ? ? ?****************************** ? ? ? ?对现实的不满是改变的源动力。 ? ? ? ?****************************** ? ? ? ?第一日。 ? ? ? ?休假第一天,非常闲。 ? ? ? ?早上起来吃完早饭後就回了自己的房间。 ? ? ? ?Rider又在进行每日惯例的打扫卫生。 ? ? ? ?爷爷又在借机偷窥Rider的欧派和胖次。 ? ? ? ?究竟有什麽好看的?这一点我完全无法理解。 ? ? ? ?Rider每天都打扫卫生,每天都在他面前晃悠,每天他都如同机器人一般,在 不变的时间段?用不变的姿势偷窥。 ? ? ? ?看不腻吗? ? ? ? ?我曾经也有想看过她们的身体,也有看过小黄书,H漫的时代。然而那很快 就被更吸引我的东西所取代,然後渐渐消失於无形。 ? ? ? ?如今我每天大部分时间都要用在完善数据库和建立新设定上,根本没时间去 想这些色色的事情。 ? ? ? ?女人到底有什麽可看的?而且她还是你儿媳,而且你都六十多了,有心无力 了都。 ? ? ? ?“因为他就是想看,因为他就是机器人。” ? ? ? ?“瞎扯咧,老爷子要是机器人,难道老头子是隔壁老王家的孩子?还是说老 头子也是机器人?” ? ? ? ?“陆武男确实是机器人。” ? ? ? ?“又瞎扯,难道我也是机器人?” ? ? ? ?“你不是机器人。” ? ? ? ?“对啊,我不是机器人,为毛我爹是机器人?难道他当初射出来一颗螺丝, 和Rider的卵子融合成了我吗?” ? ? ? ?“你也不是人。” ? ? ? ?“我说你故意找茬吗?我不是人是什麽?” ? ? ? ?“你是救世主。” ? ? ? ?“……” ? ? ? ?这时我才反应过来,我现在根本就一个人坐在房间?,门也是关着的。 ? ? ? ?我在和谁说话? ? ? ? ?我刚才怎麽看到李春梅和陆武功的? ? ? ? ?“因为你是救世主。” ? ? ? ?那个声音再度响起的同时,我感到脑海中多了一行我无法辨认的字符。 ? ? ? ?那串字符飞快闪动变换着,中间闪过一些我熟悉的不太熟悉的陌生的单字, 然後停留在全英文排列状态下。 ? ? ? ?我不由自主地念出了这句话。 ? ? ? ?“Ultimate Code Breaker。” ? ? ? ?一道黑白的波纹从我的身体?扩散出去,以不算快也不算慢的速度前进着, 直到充斥了我的整个视野。 ? ? ? ?“这是……什麽?” ? ? ? ?“你已启动破序者模式,开启救世任务。任务目标,将四位女主全部攻略。 任务时间,无限。任务达成时将拯救世界毁灭的命运,任务失败将导致极为可怕 并且不可逆转的结果。” ? ? ? ?破序者……模式?攻略四位女主? ? ? ? ?“发现目标一,李春梅,是否选择攻略?” ? ? ? ?攻略?你让我攻略我母亲?怎麽攻略?扑上去直接按倒吗? ? ? ? ?“呃,你是系统?”我不好回答这个问题,只能转移话题。 ? ? ? ?“我是核。” ? ? ? ?诶?河?盒?荷?禾?哪个河啊! ? ? ? ?“这个……攻略Rider的事,我觉得还是有必要从长计议一下……” ? ? ? ?“是否为任务目标一,编号938329更名为Rider?” ? ? ? ?“诶?等一下?” ? ? ? ?更名为Rider?这个盒子还有这个功能? ? ? ? ?“五秒後默认更改生效。五,四……” ? ? ? ?“否!取消!我不更名!”我急忙高声呼喊道,只不过不知道该往哪个方向喊, 只好对着门说。 ? ? ? ?“更改已取消。” ? ? ? ?呼……好险好险。要是我母亲改名叫Rider那就搞笑了,且不说有多少人看 得懂这个词的真实含义,万一要是被人直译,误会她的职业可就不好了。 ? ? ? ?“如何退出这个……破序者模式?”我有点害怕这个玩意了,好像有点不可 控倾向啊。我可不想因为自己随便说的一句话就搞得满天飞胖次,我可是有素质 的人! ? ? ? ?“选择面板中的退出选项,并确认。” ? ? ? ?我一低头,看见胸前出现了一块不知何时出现的半透明屏幕。 ? ? ? ?凭借对钢铁侠的热爱和对平板电脑的渴望,我试着触摸了一下这块突然出现 的,看起来很像是高科技产物的屏幕。 ? ? ? ?“喔喔喔喔,居然是真的!那好吧,从此以後你就叫贾维斯了!” ? ? ? ?“错误,系统名不可更改。” ? ? ? ?MD你个破盒子,刚才怎麽就那麽主动要改别人的名字啊! ? ? ? ?我悻悻退出了破序者模式,然後打开了房门。 ? ? ? ?李春梅手持吸尘器,正在二楼的过道上打扫卫生,看见我出来之後,便关掉 了手上的吸尘器。 ? ? ? ?“怎麽出来了?生病了就该多休息啊。” ? ? ? ?不是我的感觉有问题,就是她这个人有问题。我个人必然倾向於後者。 ? ? ? ?我已经记不清从什麽时候开始了,Rider……啊不,李春梅,好险又要改名了。 李春梅的态度发生了些微的变化。 ? ? ? ?在外人看来,她依然是一位慈母,一位对家人关心有加的母亲。而在我看来, 她变成了一个养狗的母亲。 ? ? ? ?没错,我总觉得她对我的态度像是对心爱的宠物狗一样,让人觉得怪异,却 又偏偏说不出什麽地方有问题。 ? ? ? ?社会上是有很多人拿狗当孩子在养,也有很多人拿孩子在当狗养,然而我现 在所处的状况,毫无疑问是第三种。 ? ? ? ?“呃,我想出去一下,午饭前就回来。”我随便找了个借口,然後往楼梯口走 去。 ? ? ? ?“要注意安全哦,不要玩的太晚了。” ? ? ? ?路过陆武功的时候我注意了一下,果然察觉到他身上的某种异常。 ? ? ? ?老实说我没和他说过几句话,也不太喜欢他那猥琐的咪咪笑。但这并不代表 我会忽视这麽大一个活人。 ? ? ? ?……那个盒子说得对,陆武功此时的眼神动作,确实很像一个机器人。 ? ? ? ?他是六十多岁的老头,有着猥琐的笑容和猥琐的思想,很少说话,没有威严。 这就是我对他的看法。 ? ? ? ?这?面没一个能说明陆武功是一个能够持之以?,每天早上用站马步一样的 毅力站一个小时,一动不动,好像一位丛林?的狙击手一般,有着强大的肉体力 量和意志力的人。 ? ? ? ?然而他办到了。 ? ? ? ?这?面甚至还包括另外一个问题。 ? ? ? ?李春梅的反应。 ? ? ? ?走出门外,我掏出省吃俭用才买下来的,仅售288的弱智版手机,给刘文打 了个电话。 ? ? ? ?“……我现在有事,要不然下午吧。” ? ? ? ?第一人选失败了,上第二人选。 ? ? ? ?我给陆冬竹发了一个短信,让她逃课出来。 ? ? ? ?没多久我就收到了她的回信。 ? ? ? ?“哥你别开玩笑了,我还要上课呢,你好好在家休息吧。” ? ? ? ?哼,上课中居然玩手机发短信,这样也叫好学生吗? ? ? ? ?第二人选也失败了,第三人选……没有第三人选。 ? ? ? ?“我真是好惨啊啊啊啊啊!”我站在街道上仰天大吼,释放技能“丧家犬的哀 嚎”。 ? ? ? ?上午的街道上行人不是很多,邻居们都已经习惯了我的行为,见怪不怪地从 我身旁走过。 ? ? ? ?“唉,只能碰运气了。” ? ? ? ?我晃晃悠悠地朝电车站走去,打算去一趟市?。 ? ? ? ?从地理位置上而言,我们的小镇距离镇上并不是很远,坐电车一个半小时就 能到。 ? ? ? ?然而那是针对直线距离的情况。 ? ? ? ?事实上,我们镇几乎三面环山,一面环水,如果不是因为当初花了大钱打了 一条隧道的话,估计连电车都没得坐。 ? ? ? ?一个半小时的车程,哪怕什麽都不做的话,来回就是三个小时,这就是二姐 除非周末一般不回家的第二大原因。 ? ? ? ?其实以前是第一大原因来着。如今第一大原因是要和男友过腻腻歪歪的日子, 恨不得周末都不用回来,省的被念。 ? ? ? ?当然,这些都是我依据常理所做出的推测,事实上究竟如何,我也不知道。 ? ? ? ?小镇的风景很美,住在小镇?的人只要出门就能看到。 ? ? ? ?不过也只有这一趟电车。 ? ? ? ?而且大家天天看其实也看腻了。 ? ? ? ?一个半小时的车程就在我观察车上的人类的过程中度过了。 ? ? ? ?走出车站,首先映入眼中的是对面的超大规模的超市。大部分时候我们买东 西都来这?,每周或者每月来这?一趟,采购一些可以储存,但是镇上又买不到 的东西。 ? ? ? ?按照我的数据库中的记录,陆秋菊所在的大学是在车站不远的地方…… ? ? ? ?但是那已经是至少五年前的记忆了。 ? ? ? ?我平时出门较少,就算出门也只是在熟悉的地方之间移动,出镇的情况屈指 可数。 ? ? ? ?“请问,达沃伊大学在哪?” ? ? ? ?“哦,就在这边,往前走……” ? ? ? ?问到了路,於是我就按着对方的指示朝学校走去。 ? ? ? ?“真大啊。” ? ? ? ?我从没见过这麽大的学校。 ? ? ? ?严格意义上来讲,这?其实并没有严格的,能够区分校内校外的准确界限。 ? ? ? ?校门是由一个看上去很像是节日用的拱门充当的,两排树林立在校门两边。 正中间则是白石铺的路,通到校内。 ? ? ? ?“请问,哲学系的教学楼在哪?” ? ? ? ?按照陆武男指定的战术,这样做是先通过学比较容易录取的学科考进想要去 的大学,然後再根据需要考对应的研究生。 ? ? ? ?真是个猥琐的战术。 ? ? ? ?问了三四个人之後,终於出现了一个好心的大哥,带我到了哲学系上课比较 多的楼下。 ? ? ? ?“你找谁啊?” ? ? ? ?这位好心人看似不经意地询问让我得知了一件事,那就是即便我认为我的知 名度和长相身材都不具备高辨识度,然而我的身份却也有了一定程度的暴露。 ? ? ? ?“嗯,我是帮我哥哥来送东西的。” ? ? ? ?其实我身上什麽东西都没带。 ? ? ? ?但我有大招。 ? ? ? ?“Ultimate Code Breaker。” ? ? ? ?在我张口的同时,一道黑白相间的波纹就这样扩散开来,在我发完最後一个 音时正好充满我的视野。 ? ? ? ?好心人,连带周围的一切,都静止了下来,如同被强行停止一般。 ? ? ? ?“事实上停止的不是他们,而是你。” ? ? ? ?这个盒子似乎有读心术,总是能恰到好处地吐我的槽。 ? ? ? ?“确实如此。” ? ? ? ?“适可而止一点啊你!” ? ? ? ?我在静止的黑白空间中怒吼道。 ? ? ? ?“区区一个机器人,破盒子,为什麽这麽热衷於吐槽啊!你这样做对得起你 的设定,对得起我吗?” ? ? ? ?“……没有回答,仿佛一具屍体一般。”原本毫无语气的声音突然被换成了几 十年前游戏机?的电子音。 ? ? ? ?“还!敢!装!傻!”我都不知道原来我是这麽容易被激怒的人,即便是被人 嘲笑中二病这麽多年,我也没有这麽生气过。 ? ? ? ?“……没有回答,仿佛一具屍体一般。” ? ? ? ?无视他的装傻,我对着控制面板一阵研究,终於弄懂了这东西的工作原理。 ? ? ? ?“开启语音模式,开启声音识别功能,开启声音锁定,开启状态记录。” ? ? ? ?等屏幕上的读条达到100%後,我才按下了确认,返回了主界面。 ? ? ? ?“我需要一个……嗯,能装在口袋?,可以用来示爱,而且还不容易产生误 会的东西,有推荐的吗?” ? ? ? ?我也不知道该选什麽,只能尝试和盒子交流。 ? ? ? ?“符合您的需求的选项有343234个,请在清单中进行确认……” ? ? ? ?“按照实际场景进行筛选,然後一个一个念给我听!”我果断出声打断了盒子 的举动,真要是让我看三十万个选项的清单,等我出去就八十岁了。 ? ? ? ?“根据您的个人资料可以计算,对清单进行完全检查并得出结论所花费的时 间应为四十七年零六个月八天,正负六十四天。不会到八十岁的。” ? ? ? ?“够了啊你!好好干活就行了,有功夫吐槽的话就不能把我要的结果先做出 来吗?” ? ? ? ?“根据您的需求,第一选项是钻石戒指,请选择戒指大小和款式……” ? ? ? ?“停!下一个!” ? ? ? ?我早知道没这麽简单,所以一开始就做好了随时打断他的准备。 ? ? ? ?“第二选项是项链,请选择材质和款式……” ? ? ? ?“下一个!” ? ? ? ?“……” ? ? ? ?“第九百三十五选项是巧克力,请选择口味和形状……” ? ? ? ?“停!牛奶巧克力,不加坚果,大小……就跟商店?卖的70克的一样大就行!” ? ? ? ?话音刚落,一块巧克力瞬间出现在我的面前,仿佛一开始就存在於那?一般, 就这样放在半透明屏幕上。 ? ? ? ?“真麻烦,早知道直接指定品牌了。” ? ? ? ?又花了点时间弄了个包装和盒子,我将成品放进口袋?,然後退出了破序者 模式。 ? ? ? ?“就是这个。” ? ? ? ?分毫不差地接上了破序者模式开启前的那一幕,我把手?的巧克力在好心人 面前晃了一晃,成功收获了一个带点幸灾乐祸的笑容。 ? ? ? ?“嗯,那你就进去吧。” ? ? ? ?目送好心人走远之後,我才朝教学楼的楼门口走去。 ? ? ? ?“当当当当,当当当当,当,当。” ? ? ? ?在我走进教学楼的瞬间,铃声响起了。 ? ? ? ?与之同时响起的还包括……如同暴雨般的脚步声。 ? ? ? ?“Ultimate Code Breaker!” ? ? ? ?在我唤出黑白世界将一切停止之前,我的视网膜内还只有稀稀拉拉的几个人 游荡在大厅?。 ? ? ? ?而当我的注意力重新集中到面前时,离我最近的人,已经几乎快要贴到我的 脸上了。 ? ? ? ?虽然是个帅哥,但我不好这一口。 ? ? ? ?“有什麽办法能合理地,不引人注意地,避开他们或防止他们对我造成伤害 吗?”我指着面前静止的人群问盒子。 ? ? ? ?“按照您的要求进行筛选後,符合您的要求的选项有343234个,第一选项为, 在破序者模式下移动离开此处。” ? ? ? ?“……这麽一个大活人直接消失,瞬间移动,会不会太引人注意了一点?” 我问道。 ? ? ? ?“由於视觉暂留现象,他们将在零点三六秒後感觉到面前有黑影一闪而逝, 最高可能是他们将根据以往的情况忽略此现象。” ? ? ? ?“就这麽办。” ? ? ? ?就在我要退出破序者模式之时,我忽然想到了一件事。 ? ? ? ?“我现在……能瞬间移动吗?” ? ? ? ?“请输入目标坐标或目标名称。” ? ? ? ?我就知道!这一切!都是!他!故意!的! ? ? ? ?“传送到陆秋菊身边。” ? ? ? ?还是一如既往的高效率,我在说出这句话的同时就看到眼前的景象依次破碎, 随後又重新组合起来,变成厕所的样子。 ? ? ? ?“……下次传送前提醒我确认目标状态。” ? ? ? ?女厕所,隔间内,马桶前。 ? ? ? ?我不想来,我也不想看,更不想知道这些。 ? ? ? ?在我的面前,是眼神迷离,表情似喜似悲,一手抚胸一手屈指的状态。 ? ? ? ?“送我回去。” ? ? ? ?回到楼门口,我深呼吸了几口气,这才平静下来朝一边走去。 ? ? ? ?“为什麽会这样?” ? ? ? ?我完全不知道啊,那个看起来温柔婉约,懂事听话,成绩优秀,姿容端正, 品格高尚,智力拔群的二姐她…… ? ? ? ?居然在女厕所?自慰啊! ? ? ? ?自慰啊! ? ? ? ?慰啊! ? ? ? ?啊! ? ? ? ?! ? ? ? ?说实话看女人自慰大家都不是第一次,男性可以通过看色情录像带得到这种 经验,女性可以亲自实施然後从镜子?得到这种经验。 ? ? ? ?我不应该这麽震惊的。 ? ? ? ?但是那熟练的姿势,销魂的表情,还有发生在那位二姐身上,这种剧烈的反 差。 ? ? ? ?我应该这样震惊。 ? ? ? ?我退出了破序者模式,在门口等了五分钟,然後掏出手机给陆秋菊打了个电 话。 ? ? ? ?“您拨打的用户暂时无法接通……” ? ? ? ?我懂的!我明白的!不好意思打搅您享受了!我会识趣的! ? ? ? ?“盒子,帮我把陆秋菊手机?的来电改成未知电话。” ? ? ? ?做完这个最後的补救措施之後,我走出了校门。 ? ? ? ?手机忽然在我的手上震动起来,惊得我差点把它扔出去。 ? ? ? ?“谁啊?” ? ? ? ?“回来吃饭。”如同火山爆发的前一刻,平静中隐含着爆发力的声音从听筒? 传出。 ? ? ? ?“我在……” ? ? ? ?“嘟……嘟……” ? ? ? ?还是老样子不给人机会啊,如此强硬直接。 ? ? ? ?真是她的作风。 ? ? ? ?坐上了返程的电车,我踏上了回家的旅途。 ? ? ? ?然後在车站被训了一顿。 ? ? ? ?幸亏来的是李春梅,说是训了一顿实际上也就只是说了我几句而已。 ? ? ? ?如果换成陆夏兰的话,我大概就可以向学校申请休学了。 ? ? ? ?吃完午饭,我打算送陆冬竹去学校。 ? ? ? ?“不用了,哥你还是好好休息吧。” ? ? ? ?我明白的,一般情况下来说普通人也确实不愿意接受有我这样一个哥哥的设 定,特别是作为全属性远强於哥哥的妹妹而言。 ? ? ? ?还好她不是兄控。 ? ? ? ?其实我在外面的时候,多数时间还是挺沈默的,看上去就是普通的一个高中 生而已。 ? ? ? ?而且和陌生人也不太能说得上话,唯一熟练的就是问路和买东西。 ? ? ? ?“下午可不能再出去乱跑了啊。” ? ? ? ?母亲离开前向我叮嘱道。 ? ? ? ?我当然答应下来了,反正这种答应也没有任何约束力,违反了也不会被雷劈。 ? ? ? ?只是我没想到这麽快就有机会让我违反它。 ? ? ? ?“早上你不是叫我出来?现在我有空了。”刘文的声音从听筒中传来。 ? ? ? ?你有空我没空啊!而且我一点也不想和一个男人表现得好像总是错过一样, 很恶心啊! ? ? ? ?“呃,我身上有伤,下午被禁足了。” ? ? ? ?“那又怎样,逃掉就是了,现在家?就你爷爷一个人吧,难不成他还能拦住 你?” ? ? ? ?挂掉电话,我穿上衣服往外走,不巧正碰见不知为何在四处乱转的陆武功。 ? ? ? ?“呃,爷爷我出去买包卫生纸。” ? ? ? ?陆武功对我点了点头,又继续他的漫无目的的乱转。 ? ? ? ?熟练地穿街走巷来到和刘文的约定地点,我跟着他走进了一家小小的歌厅。 ? ? ? ?“来这?干什麽?” ? ? ? ?“带你见个人。” ? ? ? ?我仗着现在拥有破序者权限,有盒子撑腰,毫不犹豫地走了进去,却没想到 那真是我今天最後悔的决定,比不小心看到陆秋菊自慰还後悔。 ? ? ? ?看到陆秋菊自慰,我只是因为出演的女主人公而震惊了一下。 ? ? ? ?而现在,我是为演员数量所震惊。 ? ? ? ?跟着刘文走进包厢之後我才注意到这家歌厅比我想象的要大得多,光这个包 厢都能容纳至少三四十个人。 ? ? ? ?至於这个数字怎麽得出来的,是我数出来的。 ? ? ? ?包厢外围的一圈沙发上,两个茶几上,中间的桌子上,?边,舞台上,全是 正在交合的男人和女人。 ? ? ? ?“啊……啊……快点……” ? ? ? ?“干死你!干死你!” ? ? ? ?“婊子,张嘴!” ? ? ? ?“唔唔……噗啊!” ? ? ? ?各种各样的声音混杂在一起,我只能听清门边的两对男女所发出来的声音。 ? ? ? ?我现在清楚地感觉到了,老师说讲台下面如果有一群人在小声说话的话,实 际上在讲台上是可以听见非常清楚明显的嗡嗡声的。 ? ? ? ?现在我就听见了。 ? ? ? ?虽然并不光是由人的说话声所构成的,还包括一些嗯嗯啊啊和啪啪啪啪的声 音。 ? ? ? ?“你带我来就是为了让我看这个?”我捂着耳朵对刘文道。 ? ? ? ?“是为了让你破处,顺便让你见见龙哥,给他赔个罪。” ? ? ? ?我才不需要破处呢! ? ? ? ?寡人……贫道……老衲……在下……人家……仆……才不需要破处呢! ? ? ? ?好吧事实上我需要。 ? ? ? ?但我不想在这种东西的身上送出我的第一次。 ? ? ? ?也不能说是抱持着什麽纯爱的美好梦想,毕竟别说纯爱了我连爱都没有过。 ? ? ? ?但我怕得病啊! ? ? ? ?这种情况,一眼看上去就很有问题好吗?特别是刚才我好想还看到有男人和 男人的一对出现好吗? ? ? ? ?“……算了,我不需要。”我低着头捂着耳朵,尽量减小自己的体积和感知度, 缩在门後道。 ? ? ? ?“那也行,你跟我来。” ? ? ? ?刘文没有丝毫犹豫地拉开了门,然後把我带到了另一个房间。 ? ? ? ?……好吧其实我还是有一点需要的。 ? ? ? ?多看看也行啊!我还是第一次见呢! ? ? ? ?在这个包厢?,一共就只有三个人。 ? ? ? ?那天叫人打我的是龙哥,剩下两个根据刘文的介绍,是虎哥和豹哥。 ? ? ? ?为什麽要叫龙虎堂呢?干脆直接叫龙虎豹,从此就能在卖杂志的路上蓬勃发 展,再也不用担心进局子了! ? ? ? ?“龙哥,这小子您记得吗?我让他来给您认个错,您就放过他吧。” ? ? ? ?嘿嘿,不知道是谁放过谁呢! ? ? ? ?“Ultimate Code Breaker。” ? ? ? ?黑白世界再次出现,然而这次却稍微有点不太一样。 ? ? ? ?“这是什麽?”我指着刘文头顶的一大片数字道。 ? ? ? ?“这是此人的部分数据,代表着他此刻的状态。” ? ? ? ?“为什麽我以前看不到这个?” ? ? ? ?“因为您在任务过程中产生了进步,被判定需要提升权限以帮助任务更好地 进行。” ? ? ? ?“……” ? ? ? ?我看向龙哥三人,只见他们头顶也有类似的数字,但面积却小一些。 ? ? ? ?“那是因为您的权限不足的缘故,只能查看这些信息。” ? ? ? ?我摇摇头,在控制面板上选择了生成物质。 ? ? ? ?“二十万现金,紮好的,直接从最近的银行金库?取。” ? ? ? ?当我在四人面前,从怀?拿出这些钱时,我从他们的眼中看到了欣赏,警惕, 恐惧,羡慕……还有杀意。 ? ? ? ?“这是我带来给龙哥您赔罪的,还有一部分是先头定金,想请龙哥你帮我做 件事。” ? ? ? ?杀意没有了,取而代之的是疑问。 ? ? ? ?“你要做什麽?” ? ? ? ?“很简单,我想让你们找找高副帅的麻烦,就是高氏太子的那位高副帅。”我 老早就看他们很不爽了!有什麽可炫耀的,总用那种鄙视的眼神看我,让你们见 识见识我的厉害! ? ? ? ?龙哥脸上的笑容消失了,给虎哥使了一个眼色之後,拿着钱走了出去。 ? ? ? ?“阿文你也来。” ? ? ? ?龙哥叫走了欲言又止的刘文,然後关上了门。 ? ? ? ?“让我们找高氏继承人的麻烦,这点钱只怕不够。”虎哥一脸笑容地道,看上 去就好像在路边的菜摊上问价一样。 ? ? ? ?“要多少。”我手一挥,十分豪放地道。 ? ? ? ?“两千万。” ? ? ? ?“没问题。” ? ? ? ?我猜到他们故意狮子大开口,但我根本不怕,左右也不是我的钱。 ? ? ? ?“还要再加两千万。”虎哥忽然又加了一倍价钱。 ? ? ? ?我当然猜得到他是为什麽这麽说,毕竟他也不是什麽善类,但我同样有恃无 恐。 ? ? ? ?“加十倍都行。”反正我也没打算给。 ? ? ? ?“Ultimate Code Breaker。” ? ? ? ?不要怪我手段老套,我也想有新意的啊,但是奈何我就这麽一个法子,连把 口令换成芝麻开门都办不到。 ? ? ? ?“盒子,帮我搞定他们三个,让他们拿钱办事,同时以後不再找我的麻烦。” ? ? ? ?“符合您条件的方法有3432种,第一选项为……” ? ? ? ?“催眠,直接催眠行了,或者修改记忆,选择这一类?面序列最高的。” ? ? ? ?“已完成修改。” ? ? ? ?我退出了破序者模式,然後当着两人的面走了出去。 ? ? ? ?超超超超超超超爽的啊!啊哈哈哈! ? ? ? ?可惜没人看见刚才那一幕,不然一定会被我冷酷镇定潇洒帅气,集狂霸酷拽 炫於一体的究极造型所震撼! ? ? ? ?为什麽我以前没想过这样做呢? ? ? ? ?干脆一不做二不休,从此开启逆天之旅吧! ? ? ? ?“盒子,直接催眠李春梅,让她变成我的爱人。” ? ? ? ?“你在和谁说话?”一个声音冷冷地从我背後传来。 ? ? ? ?靠靠靠!为什麽我忘了进破序者模式了! ? ? ? ?“啊哈哈,你听错了,我刚才是说我认识一个人很想催眠总统,让他变成他 的奴隶,然後统治这个国家。哈哈哈,真是个可笑的想法,你说是吧。” ? ? ? ?我僵硬地转过身,正好看到刘文眼中一闪而过的复杂眼神。 ? ? ? ?“你也对她……有那种感觉吗?” ? ? ? ?沈默了很久之後,还是刘文先开了口。 ? ? ? ?“你在说什麽呢,不会是刚才看了活春宫被挑起了欲火吧?这麽想要的话那 麽多人都可以随便你玩,不够的话我还可以出钱帮你召妓,就别提什麽感觉了吧!” ? ? ? ?“你知道我说的是什麽。”刘文的神色很镇定,看上去就好像马上就要大解脱 了一样。 ? ? ? ?“我明白,我当然明白,不就是你暗恋我母亲嘛。很正常,相信我这很正常。 你家?的状况我也知道,从小又和我玩在一起,基本上也就她能给你母爱了。这 种情况下会对我母亲产生恋母情结,那非常正常啊。但是你已经十八岁了,而且 已经不是处男了,还有很多年轻漂亮的妹子在等着你!向着未来前进啊少年,别 老回头行吗!” ? ? ? ?“我现在的状况应该是回不了头才对吧。” ? ? ? ?“我管你回不回头,总而言之一句话,朋友妻,不可戏,朋友母,不可辱, 你再说下去我就翻脸了啊!” ? ? ? ?说完这句话,我立刻以我能用出来的最快的速度朝外面跑去。 ? ? ? ?经过大厅时,我注意到正在搞大乱交的人群?似乎产生了一些变化,少了一 些女人,多了一些男人。 ? ? ? ?“後面那个人是双插头,男也插女也插,快去找他啊!” ? ? ? ?我丢下这句话,连推带踩地冲出了大厅。 ? ? ? ?直到我跑到车站,上了巴士之後,我才意识到自己做了什麽,以及肺部传来 的火辣辣的痛感。 ? ? ? ?“累死我了……” ? ? ? ?我抓着座椅的扶手喘气,一边给自己换了个姿势。 ? ? ? ?就在我转身的时候,我的眼角扫过了一道紫色的身影。 ? ? ? ?“!” ? ? ? ?没有丝毫犹豫,我在下一站下了车,然後拖着我疲惫的身体朝刚才看到身影 的地方跑去。 ? ? ? ?“幸好我没有刻舟求剑的那货那麽蠢,不然的话我怎麽找得到你……” ? ? ? ?估算了她的移动速度,再结合地形进行分析,我顺利地在小巷中发现了被六 个小混混包围着的陆夏兰。 ? ? ? ?……她怎麽会在这?? ? ? ? ?这条路不是她去任何我知道的地方的必经之路,也不是回家的路,更何况此 刻的状态实在是不太像偶遇劫匪之类的情况。 ? ? ? ?“……嘿,这娘们嘴还挺硬,看来我们得先教训教训她,这样等一下才能好 好地玩!” ? ? ? ?我听到这句话的同时,眼睛也看到陆夏兰高高擡起的腿,包括及膝长裙下的 风景,还有她眼?的寒光。 ? ? ? ?“看……”那个为首的,废话最多的小混混,由於角度关系同样可以看到我 看到的那片风景,於是笑着对身旁的人说出了他今天说的最後一个字。 ? ? ? ?“死。” ? ? ? ?火山爆发了。 ? ? ? ?狂战士之所以被称为狂战士,事实上并不仅仅因为她狂。在她发动狂暴状态 疯狂攻击之前,她首先是个战士。这一点就决定了面对这种情况,她动手会比动 口更快。 ? ? ? ?陆夏兰的腿劈下,高跟鞋的鞋跟带着劲风重重落在那个倒霉蛋头上。 ? ? ? ?“啊!” ? ? ? ?一声惨叫,然而这只是开始。 ? ? ? ?陆夏兰的爆发力是我所见过的人中最高的。其中一个有力证据是,当初我还 上初中的时候,有一次大家一起过马路,遇到了一个醉酒驾车的人。 ? ? ? ?酒驾的人嘛,自然会乱开车。 ? ? ? ?过马路的时候碰到酒驾,大部分人都只能自认倒霉。 ? ? ? ?除了陆夏兰。 ? ? ? ?那是我见到的,至今为止都深深印在脑海中的一幕。 ? ? ? ?那时她没穿高跟鞋,一声休闲服,在车朝我冲过来的同时,用我至今都无法 理解的强大力量将车硬生生顶住,直到那个醉鬼被吓醒。 ? ? ? ?在她的阻挡下,我只是被吓得摔倒了而已,所受的最大的伤也只是手上破了 点皮而已。 ? ? ? ?这份救命之恩,以及她那爆发後几乎没有後遗症的异常体质,就这样被我记 在心底。 ? ? ? ?虽然当时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这件事知道的人很少,但从那以後,我就从 来没把她当一个普通的女性人类来看。 ? ? ? ?一如现在。 ? ? ? ?其实我在那之後也没有见过她用出那次那种远超於常人的强大力量,最多也 只是徒手捏核桃的水准而已。 ? ? ? ?不过就算这样,她解决那些人也没用超过一分钟。 ? ? ? ?不到一分钟时间,或者说的简单一点,一人一击,全部击倒,再起不能。 ? ? ? ?“夏兰姐……” ? ? ? ?我看到陆夏兰的目光投向这边,知道自己被看破行藏,只能硬着头皮走了出 来。 ? ? ? ?“你怎麽在这?”冷冽的目光和我对视的瞬间,我果断低下了头。 ? ? ? ?……她手上还沾着血啊! ? ? ? ?我老老实实地回答了我能回答的所有部分,包括一些我认为可以说的细节。 ? ? ? ?当然,不能说的部分全都没说,我又不是疯子。 ? ? ? ?“那就先回去。” ? ? ? ?我没有问这些人怎麽办,这是我在这个家,在这个世界上生存的过程中所总 结出来的经验。 ? ? ? ?不问不该问的问题,不藏不该藏的话。 ? ? ? ?和陆夏兰一起回到家中,我又注意到了一个问题。 ? ? ? ?李春梅还没回来。 ? ? ? ?但是当着陆夏兰的面我什麽都不敢说,只能就这样回了自己的房间,然後关 好门。 ? ? ? ?“Ultimate Code Breaker。” ? ? ? ?我的声音不大,应该不可能被外面的人听到,即便如此,我心?也很紧张。 ? ? ? ?“发现目标二,陆夏兰,是否攻略?” ? ? ? ?草草草草草!我勒个大草!我怎麽把这事给忘了!我居然还要攻略她的说! ? ? ? ?……呵呵。 ? ? ? ?我去年买了个登山包,超耐磨! ? ? ? ?“有什麽东西……能提升我面对陆夏兰时的勇气的?” ? ? ? ?我左思右想,还是决定求助盒子。 ? ? ? ?“符合您的要求的共有343234种物品,第一选项为,酒。请选择物品种类和 酒精度数……” ? ? ? ?“我不喝酒。” ? ? ? ?“第二选项,兴奋剂。请选择物品种类……” ? ? ? ?“这和第一个不是没区别吗!有没有实用一点的,效果长一点的,没有副作 用的!” ? ? ? ?“第9383选项,钢制重甲,请选择物品款式……” ? ? ? ?“……算了,我还是不要了。”反正都是些不靠谱的答案。 ? ? ? ?我忽然想起在破序者模式下,这个世界对我而言是相对静止状态的,也就是 说…… ? ? ? ?我可以趁机拿陆夏兰做练习! ? ? ? ?俗话说,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我做足了心理工作,又套上了盒子给我 刷出来的重甲,总算是鼓起勇气把手放在了陆夏兰房间的门上。 ? ? ? ?……嗯?拧不开? ? ? ? ?必杀!天地霸皇拳! ? ? ? ?为了穿上这身重达三百千克的纯钢重甲,我让盒子给我找了一管肌体强化药 剂灌下去,从而获得了十倍於常人的力量。 ? ? ? ?在我的强大力量之下,普通的木门被我轻易破坏,露出了门後的景象。 ? ? ? ?……好险不是在换衣服! ? ? ? ?……我在怕什麽? ? ? ? ?陆夏兰此时正一脸严肃地看着面前的笔记本电脑,上面分明是搜索页面的一 部分。 ? ? ? ?“说起来,我还没试过在破序者模式下接触其他物体。” ? ? ? ?我的手按向了鼠标……上的手。 ? ? ? ?硬硬的……真的是硬硬的……不是肌肉的硬,是如同?壁一般,无论怎麽用 力都没有变形的那种硬。 ? ? ? ?这不科学!为什麽时间静止会有这种副作用! ? ? ? ?“因为破序者模式下的相对静止并不完全等同於时间静止。” ? ? ? ?……然後咧? ? ? ? ?“您所看到的实际上是由观察者进入时间之隙所引起的相对静止现象,在这 种状态下,静止的物品将被强制保持原状。” ? ? ? ?“如果我,非要,把她的手,拿开,呢?” ? ? ? ?“会导致无法回到之前的时间点。” ? ? ? ?“……” ? ? ? ?那算了。 ? ? ? ?我看着陆夏兰的脸,看着她如同雕像一样静止在那?一动不动。 ? ? ? ?“好像也不是很怕,就是普通人一个嘛。” ? ? ? ?我到底怕她什麽呢? ? ? ? ?失去了练习的积极性和源动力,我又回到了自己的房间,然後退出了破序者 模式。 ? ? ? ?在退出的一瞬间我有隐约感觉到,如同盒子所说的,穿越时之缝隙的感觉。 ? ? ? ?这份感觉有点熟悉,但我又说不准是在什麽地方经历过。 ? ? ? ?直到我入睡之前,我一直都在试图在数据库中找出这个问题的答案。 ? ? ? ?不过显然没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