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十六岁时就跟着大我两岁的姊姊到台北来了,台南老家只剩下妈妈和妹妹。现在十八岁了,碍於跟姊姊同住诸多不便,而自己搬到外面住,因爲工作而不小心压断了左臂骨,现在躺在病床上静养,这几天下来真是睡不好,怪也只能怪这间医院的护士妹妹太漂亮了,算一算时间也应该要来巡房了。 念头还没闪过,护士长带着三名护士逐一查探病情,只听她们对对面两床的病患说几时可出院,一个下午,一个晚上。我心想:「那今晚就只剩下我一个人了!」我早就在期待他们的出院,要不,想做什麽都没法作。 最後一个人出院时,姊姊送晚餐过来,那人直盯着姊姊看,姊姊视以爲常的走到我身边坐下,我则对那病人报以愤怒的眼光,直到他走出门口才作罢。 转头面向姊姊,正好这时姊姊换过翘着的腿,我的目光自然而然的移向红色窄短裙的深处,隐约见到姊姊那被肉色丝袜包裹着的白内裤,我的肉棒自然的因眼前的春光而勃起,虽然只一瞬间,在我感觉却是好久好久。我还陶醉在刚才的景像之中,姊姊打开便当,说:「趁热吃吧。」我回过神来,用右手将饭一口一口的放入嘴?。姊姊侧坐在床沿,双手扶住放在我肚上的便当,问我:「有需要什麽?我明天帮你带过来。」我想了一下,说:「帮我带几本书来好了。」姊姊微笑着说:「我帮你带几本小说来好了。」我点了点头,「嗯」的一声算是答应。 姊姊等我吃完收起了便当,开了一罐果汁给我喝,和我聊到近十点才离开,望着姊姊姚窕的背影,又想起刚才的「春景」,肉棒又勃起,只觉按捺不住,起身往浴厕走去,却发现姊姊的皮包挂在椅背上,也不管那麽多了,走进浴厕将马桶盖盖上,裤子退到膝盖,右手握住涨大的肉棒套弄起来,脑海中一直想着姊姊的裙底风光,口中喃喃念道:「姊姊,姊姊┅┅」只觉精门一松,一阵快意催逼着乳白色的精液狂射而出。 当我收拾好站起身来,只觉门缝中人影一闪,才惊觉原来刚才急忙中门没有关好,心中疑惑:「刚才是谁在门口?那刚才我做的事┅┅」一想到这?就开始担心。 我装作若无其事的走出来,病房内空荡荡的没有人,却见椅背上的皮包不见了,心中猜想:「难道是姊姊?」又想:「如果是,她有没有看到刚才的事?」心底深处莫名的念头冒起,只觉希望她没有看见,可是又希望有看见。自己安慰自己:「不会是姊姊,只是错觉。」但是,椅背上的皮包呢?心中忐忑不安的睡觉。 睡到半夜,一阵尿意把我从睡梦中撑醒,只好挣紮起床,也没开灯,只借着月光走到厕所解放,门只随手推上,尿到一半,听见有人开门走进病房,并听见两个女生细微的嬉笑声,我好奇心起,躲在门缝偷看,只见两个护士亲密的相拥接吻,一个短发俏丽,一个长发微卷。 本帖隐藏的内容需要回复才可以浏览 短发护士一直处於被动,半推半就,长发护士一边亲吻着,一边隔着衣服揉搓短发护士的胸部,我不敢相信眼前所发生的事,心想:「幸好尿急起床,不然就错过好戏了。」再看过去,只见短发护士推开长发护士的手,四下望一望,细声说:「还是不要在这?吧。」长发护士继续动作细声说:「你放心,这间病房的病人都出院了,没人会来的。」躲在浴厕的我听到这句话,心想:「那我算什麽?」再看下去,只见长发护士伸手解开了短发护士的钮扣,短发护士不安的说:「玲姊,我总觉得有人再偷窥我们。」玲姊安慰着说:「萍妹放心,没人的。刚才查过住院记录了。」边说边将萍妹的护士服脱下来。因爲那个叫萍妹的背对着我,所以我只能看见她的背部,曲线玲珑,白色丝袜?纤合度的双腿,和那被白色花边内裤裹住的臀部是我注视的焦点。 对面的玲姊正对着我脱下身上的衣裤,裸体呈现的刹那令我口乾,虽然不是第一次看见女生的裸体,但玲姊高挑的身材,完美的曲线比姊姊要好,(曾偷看姊姊洗澡,这篇偷窥的故事将再另一篇文章中叙述,也是我搬出来的原因。)虽然略瘦,但是乳房却不小,小腹下的黑森林也是茂密非常,昏暗的灯光下,有一种飘然若仙的姿态。等我回过神时,两人已经全裸相拥热吻在一起,萍妹也好像抛开顾虑迎合玲姊的挑逗。 四唇慢慢分开,玲姊将萍妹推倒在空病床上,萍妹自然的将双腿大分踩在床沿。我藉着月光看到萍妹的阴部微微发光,大阴唇中包着小阴唇,小阴唇中包着阴蒂,朦朦胧胧地似乎很深远,心中呐喊:「谁来开个灯吧。」第一次看见活生生的阴毛下部,不是看色情片就能够满足我现在的心态,心中的悸动是无可比拟的,我掏出我的肉棒轻轻套弄,看着玲姊就口去舔萍妹的阴蒂,萍妹口中发出愉悦的呻吟,我右手的速度不知不觉的加快节拍。 玲姊嘴巴没停,左手中指却往萍妹的洞口挑逗,慢慢的将身体移向床上,右腿跨过萍妹的身体成69姿,好让萍妹也可以让自己爽快。 萍妹用两手扒开玲姊的阴唇,伸长舌头往深处深入,这时玲姊只感到异物进入自己的肉洞中翻搅,使原本空虚难耐的感觉得以宣泄,心中一荡,大量的淫水奔腾而出,只溅的萍妹满脸都是。 玲姊只顾着享受,却忘了继续服务萍妹,只见萍妹臀部上擡,四处寻找玲姊的手指,我见这淫靡的画面狂性大发,忘了正在偷窥别人的隐私,右手的速度更加快了,直到将要射精的时刻,全身一软往墙上靠去,却靠到门上,只听「碰」的一声,病房中的三人同时停止了动作。 我握住肉棒,些许精液从马眼慢慢流出,不敢移动身体,却不知道她们两个有没有听见,静听门外的动静,听不到任何声音,只听见自己的心跳声。大着胆子,慢慢的移动到马桶边,心中默祷:「希望她们听见声音,已经被吓走了。」小心翼翼的抽出一张面纸,正要擦掉龟头上的精液时,「碰」的一声,浴厕门被打开,同时灯亮了起来,玲姐的声音在背後轻声叫:「不要动。」 二、浴室中三人交欢 我缓慢的回过头去,只见玲姊一丝不挂的站在门口,原本美丽高傲的脸上露出诡异又得意的笑容,我却像做错事的小孩一样楞在当地,不敢有丝毫举动。 萍妹像是害怕什麽一样的躲在玲姊身後,眼睛睁的大大的,这时我才看清楚两人的面貌年纪,玲姊大概有二十五、六,萍妹则十七八、九和我差不多。 玲姊从萍妹手中拿过一团白色的东西走到我身後,从後面绕过我的身体将我的右手反在背後,接着我只感觉到一条柔滑的绳子套在我的手上,被打了几个结後拉向墙上的毛巾架,我的身体只得转了过来,看见绑在手上的绳子原来是一条白色丝袜,看着玲姊把我的右手固定在毛巾架上,我奇怪的问:「你┅┅」还没说完,玲姊迅速的拿一双白色裤袜塞入我的口中,又抓住我被打上石膏的左手拿另一只丝袜绑住,固定在洗手台上的水龙头上,我这时才想到要反抗,却来不及了,暗骂自己失了先机,索性坐在马桶上,暗道:「我看你们要搞什麽鬼。」可是想到肉棒暴露,而龟头上的精液还在,就觉得不好意思。 把心一横:「反正都被你们看光了,我也瞧你们够本了,再跟你们要点利息吧。」心一宽,眼睛往她们的裸体上看去,软垂的肉棒又再度勃起,只见萍妹大大的眼睛直盯着我的肉棒看,好像从未见过一般,玲姊则是装作没什麽的样子,继续将我的双脚用毛巾绑在一起,却又一直偷瞄。 玲姊将我的脚绑好以後站起身来,把莲蓬头拿在手上调和冷热水,把萍妹拉进浴室,两人就在我面前洗澡,萍妹显得不好意思,一直望向我。 我见到眼前的春光,肉棒已经涨到极限,只见玲姊双手在萍妹身上涂抹,分别将自己及萍妹的下体冲洗乾净,望着我,脸上露出微笑,朝我走了过来,蹲跪在我面前,贪婪的眼神直盯着我的肉棒。接着伸出舌头,舔了一点我龟头上的精液,在嘴?品尝着味道「啧,啧」作响,同时看了我一眼後,将我整个龟头含在嘴?吸允,将我龟头及尿道中的精液,尽数吸进口中含着,嘴巴离开我的龟头,擡头望向萍妹招了招手,萍妹会意走了过来,蹲在玲姊身边。 接着她们的动作让我兴奋到极点,简直不敢相信我会亲眼见到,玲姊竟将托着我精液的舌头放入萍妹的口中,萍妹也不抗拒的含着,并将舌头上的精液托出交缠玲姊的舌头,我的精液和着她们的口水在她们口中传来传去,直到两只舌头分开时,我的精液在她们的舌头间拉开一条细丝,此时我原本已沸腾的心,好像要从嘴?跳了出来,心中呐喊:「啊,让我死了吧!」两人分别将精液吞入肚内,玲姊看着我笑着问:「想要我们吗?」我一时还会不过意,玲姊又对我说:「便宜你了。」说完,站起身来转身背对着我微蹲,右手向後扶助我的肉棒,左手扒开自己的肉穴作势要坐,这时我才看清楚肉穴的模样,虽然角度不好看不到全貌,却使我心中激荡,连带着肉棒阵阵抖动,才想到玲姊要跟我做爱,只听她自言自语:「这麽大,不知道会不会痛。」迟疑了一下,朝着我的肉棒缓缓坐下。 我只觉得我的龟头被湿滑柔软的肉穴慢慢吞食,过了一阵紧绷感,有一种豁然畅通的感觉,听见玲姊口中轻轻「噢」的一声,有点痛苦的感觉,暂停了她屁股往下的动作,深深吸了一口气,又继续慢慢坐下,身体开始有点弯曲,痛苦说道:「你的┅┅真是太粗了,好┅┅难┅┅难进┅┅」我的肉棒被肉穴一点一点的吞入,那种紧绷的感觉充斥整只肉棒,我全身的细胞也跟着紧绷了起来,直到整跟没入,龟头顶着子宫肉门,有一种压迫感。 玲姊又深吸一口气,屁股在我胯下缓缓的上下移动,身体一下右歪、一下左歪,口中还发出痛苦的气音:「噢,啊┅┅噢┅┅」玲姊的肉穴随着臀部的移动,刺激了阴道壁,只觉肉洞中越来越湿滑,臀部也就越动越快,原本的疼痛感渐渐转爲舒畅,肉洞中转圜的空间也慢慢变大,口中发出愉悦的呻吟:「哈┅┅好┅┅嗯 ┅┅嗯┅┅嗯┅┅」心情激荡之际,动作也越来越狂野,觉得还要,而且要更多,呻吟的声音也随着身体的起伏转变爲浪叫。 玲姊更爲了满足自己的需求,两脚八字大分踩在我的大腿上,双手向後撑在我的胸部上身体後仰,整个肉洞贴着我的肉棒根处磨动,好让我的肉棒顶着她的花心来回摩擦,我只觉得阵阵快感从肉棒传到身上的每一处。 突然间,一种温热的感觉包住我的睾丸,却原来是萍妹在旁看得欲火难捺,侧对着我坐在我两腿之间,两腿弓起向外大分,左手揉着自己的阴蒂,右手和舌头刺激着我的睾丸,淋痒的感觉在我的胯下逐渐扩散,这时玲姊以手抓住了毛巾架,一手撑在我身上,柳腰狂扭,微卷的长发也因头的狂摆而四处飞扬,初经人事的我,不知玲姊已到了高潮,只觉得全身都舒服,好像飞到天上一样。 只听玲姊浪叫:「啊┅┅啊┅┅太美了┅┅啊啊┅┅上┅┅天了┅┅啊┅┅啊┅┅妹妹┅┅好舒服呀┅┅」扭腰之际,淫水流的我胯下湿漉漉地,萍妹的右手也放弃对我的挑逗转而攻占玲姊的阴蒂,想将玲姊推至更高的境界。 精门将松未松之际,突然玲姊全身向前一弓,随即後仰紧绷,我的肉棒感到阴道壁一阵筋,龟头上一股热流冲刷而下,一直到根处,大量的淫水从肉穴及肉棒的缝隙中狂射而出,萍妹又是首当其冲,不只是脸部,连头发和身上也溅到不少。 直到热流过後,玲姊软摊在我身上,小腹不断筋抖动,萍妹则去将身上及头上的淫水洗掉。 玲姊待小腹抽动停止,无力的从我身上翻坐到地上,上身靠着墙坐着,说:「我┅┅」想要说话又无力说,懒洋洋地坐着,似乎连小指头都无力弯曲。 萍妹看见玲姊离开我身体,停止了洗身体的动作,脸上及身上都是晶莹剔透的水珠,使原本亮丽的脸上更增艳丽,娇小的身躯谁见犹怜。 萍妹缓慢的向我走来,低着头害羞的问我:「我┅┅可以吗?」其实两人虽然都是美女,我却偏爱萍妹,因爲她楚楚可怜的模样,实在叫人疼爱。至於玲姊,可能是因爲开始栽在她手?,虽然不是坏事,但心中不免觉得有点恨,也就不是很喜欢她,至少跟萍妹比起来。 所以一听到萍妹问我,我毫不犹豫的大大点头,口中想说:「好,好。」却因爲塞了丝袜,只能发出「荷」、「荷」的声音。 三、护士长的电话问安 萍妹看我的样子可怜,想要帮我把口中的丝袜取出,却又怕我出声大叫,手停在我的嘴前,问我:「你┅┅你不会大叫吧。」我心想:「我求之不得,怎会大叫?」对着她猛摇头。 萍妹将我口中的丝袜取出,又不太放心,左手迅速住我的嘴巴,我心?好笑:「那麽胆小。」嘴唇在她手心上亲了一下,她才放心将手移开。 我对她说:「可不可以帮我解开束缚。」她指着玲姊说:「雯玲姊说不行。」我笑着问她:「爲什麽?」她说:「雯玲姊说的。」迟疑了一下又说:「大家都对你┅┅」雯玲挣紮起来大声说:「不要说!」脚步蹒跚的拉着萍妹走出浴厕。 我叫道:「喂!先帮我解开。」只见她们各自穿上自己的护士服,雯玲边穿边指责萍妹,只是声音太小,我听不见。 待她们穿好衣服,雯玲进来解开我右手的丝袜,说:「剩下的自己解开。」说完,拉着萍妹出去了。 我解开身上所有的束缚後,回到床上躺着,一下回味刚才的激情,一下想着萍妹最後一句话,翻来覆去睡不着,心想:「反正又不是对我不利的事,没什麽好担心的。」念头这样一转,浴厕中的激情又浮现脑海,久久不散,但是因爲累了而渐渐沈睡。 因爲昨夜的激情没有睡好,早上起的较晚,肿胀的膀胱又待发泄,上完厕所回到床上,看一下时间,才发现已经快中午了。 这时病房门被打了开来,一个充满笑意美丽的脸庞出现眼前,我知道这是她们护士之中最漂亮的,名字叫:杨美惠,差不多二十一、二岁。 她一进来就轻声细语的向我询问病情,端着药盘走到床边,将盘子放在床边柜子上,拿起温度计甩了几下弯腰放入我口中,我的眼光也顺着她低了下来,却看见她衣领内被黄色花边内衣所包裹的丰满乳房,我的肉棒随即反应冲血涨大,她停留了一下,我却没有发现她好像停留过久了,直到病房门又被推开,她才挺直腰,装作若无其事般的回过头去。 顺着她的目光看去,原来是送饭的阿姨,年纪跟妈妈差不多三十七、八岁,长得也算美丽,不施胭脂的清秀。 杨美惠像做坏事被抓到一样,匆匆从我口中取出温度计,随便交代几句就出门去了,送饭的阿姨一言不发的放下餐盘,摇摆着身体也出门去了。 我边吃着饭边想:「那杨美惠的举动怎麽怪怪的,她暴露胸前的春光难道是故意的?」吃完中餐,准备睡个午觉,床边的电话却响了起来,我拿起话筒:「喂。」只听电话那边传来护士长温柔呵护的声音:「觉得还好吗?」我回道:「很好,谢谢你的关心。」护士长又说:「觉得不舒服要跟我说。」我应了声「好」,护士长又问我:「住院会不会很无聊?」我心想:「该不是要赶我出院了吧。」口中回道:「还好,不会太无聊。」护士长接着问:「我们来玩游戏好不好?」我心中纳闷 :「跟一个近四十岁的女人能玩什麽游戏,那才真的无聊。」但是不愿得罪她,只得回答:「好呀,玩什麽游戏。」电话那边沈寂了一下,只听护士长说:「猜我现在穿什麽衣服。」我心中无奈:「果然很无聊。」护士长听我没有回应,又问我:「怎样,很好玩的呦。」我假装开心的说:「好呀。」护士长高兴的说:「猜吧,我现在的穿着。」我心想:「除了医生服你还能穿什麽?」只有无奈的说:「医生服。」没想到护士长顽皮的说:「错了。」我心想:「那不管我猜得对不对她都可以否认,就算不会,她穿什麽衣服我怎麽知道。」只听她说:「给你一点提示,不是制服,也不算便服,但每天都要穿。」我心想:「这可能性太多种了,怎麽猜。」她接着说:「快点呦,猜不到要处罚。」我只得随便胡乱猜:「睡衣。」护士长用嘉奖的语气说:「接近了,加油。」我心想:「该不会是没穿吧。」但却不敢造次,却听护士长说:「第二个提示,洗澡一定要换的衣物。」我毫不考虑脱口而出:「内衣裤。」没想到,护士长竟然高兴的说:「答对了。」我心想:「不会吧,只穿内衣裤?!」幻想着护士长那窈窕的身材穿着内衣裤的样子,虽然她已年近四十,却是风韵犹存,带一点野性美的脸上总是带着慈爱的笑容,嘴角上的痣更点缀着性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