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时为了息事宁人,我也惟有为他们手淫,双手同时搓揉多条陌生男人的阴茎;或让他们的大龟头在我的丝袜美腿上揩擦。当中包括年轻的小夥子和年迈的好色老人家,弄得我的手掌、迷你裙和丝袜上时常沾有又黏又腥的精液。要是我的学生有细心留意,就会发现他们的老师腿上穿着的丝袜,每天都沾有不同男人的精液污渍。 曾有几个色胆包天的中年男人更试图用滴着精水的龟头顶开我的阴唇,想把他们的脏肉棒插进来,在列车上当众轮奸我。幸好我及时下车,逃过了他们的奸淫。 岂料其中一个色狼认出了我是教师,他藉词到我任教的学校教务室找我,对我作出无耻的要胁:「噢…原来XX书院的甄巧儿老师,居然是一个爱穿丝袜,而不喜欢穿内裤到学校上课的淫娃?」我听了当然非常震惊:「你...你在说什麽?我...我根本听不明白。」 「嘿,听不明白不要紧,只要甄老师你现在张开双腿,让我看看你的裙子之下有没有穿内裤就可以还你清白啦。」我下意识地把穿着黑色吊袜丝袜的双腿夹紧,防止这色狼看到我裸露的下体。 「笑话!我为什麽要听你的!」我感到焦躁不安,一双丝袜美腿紧紧交叠着,并交叉双手抱着丝质恤衫之下的巨乳。 「现在不听话不要紧,反正你看完这些相片就会乖乖听话啦。」他淫笑着,然後把他的手机递给我。 我接过手机一看,只见萤幕上出现我在电车上被色狼撩起迷你裙,露出啡色缕空丝袜和没有穿内裤的下体的照片,相片清晰照到我紧闭双目、忍受他们用手指撩拨我的阴唇的样子,後面还有一只手在抚摸我的丝袜美腿。我记得上一次穿啡色丝袜大概是四、五天前,原来这色狼已经把我被非礼的淫态用手机拍下,即使我抢去他的手机,也不知道他之前有没有把照片存进电脑或传送给其他人。 「你…想怎麽样…」我软化了,夹紧的双腿分开了一点。 「嘿,倒也没什麽,」那色狼瞄了我的丝袜美腿一眼,「你可以继续光着屁股做你的美女教师,不过每天都要由我替你把内裤脱掉才去上课。当然…还要帮我把这个舔一舔。」说着他指着跨下,我看到这色狼两腿之间有一个东西正在隆起,我红着脸别过头去,可是我羞耻的媚态却更刺激了他的性慾。 「小母狗,还不爬过来舔主人的阳具?」这个无耻的色狼,居然要胁我要做他的性奴,还要我在自己的教务室内为他口交? 「想反抗吗?你不怕我把你淫乱的照片公开给学校所有的教职员和学生看,让他们都知道平日美艳亲切的大美女甄巧儿老师,原来是个爱穿丝袜、爱被陌生男人非礼的淫荡女教师吗?或许这所学校里有很多学生早已对你有性幻想,恨不得排队进来强奸你呢!不如我就把你穿着丝袜的裸照派给他们,让他们对着你的照片自渎吧。」我吓得快要哭出来了,晶萤的泪珠挂在眼眶边。 「我…我求求你…不…不要这样做…我…听你的话就是了…」我的声音越说越细,我慢慢地从座椅站起跪到地上,颤抖着的爬向色狼的两腿之间。 我本来只是想满足儿子的性慾,想不到现在却连教师的高尚身份也抛弃,要在自己的教务室里光着屁股爬行,用嘴巴侍奉陌生男人腥臭的阳具。 穿着黑色吊袜丝袜的我不情愿地爬到色狼的跟前,两手放在他的大腿上。我闭起双眼,伸手拉开他的裤链。这色狼却强行要我张开眼睛,要我看着他的阳具怎样勃起。在我的指尖接触到他阴茎的一刻,我感到手指传来一阵灼热。 我尝试掏出他的肉棒,但他的阳具粗大得我居然不能用一只手捉住。忽然色狼的肉棒从裤子中露出,整支又粗又硬的阳具,啪的一声拍打在我软滑的脸颊上。 陌生男人的性器官在我薄施脂粉的俏脸上揩擦,龟头不时碰到我嫣红的嘴唇,传来阵阵浓烈的性臭。「还不快舔主人的大肉棒?你这个性奴女教师!」色狼不断尝试用龟头顶开我的双唇,并再次向我展示他手机里有我不堪入目的照片。 相片中的我虽然正被三四个男人上下其手,但我的表情却显得有点享受。难道我真的喜欢穿丝袜和暴露身体,爱被陌生男人爱抚美腿和搓弄阴唇?想到这里,两腿之间忽然感到一阵骚痒,好像有种液体正缓缓流出;眼前陌生男人的阳具彷佛不再狰狞,紫黑色的龟头渗透出迷人的淫香,正吸引我伸出舌头去逗弄它。 我开始忘情的舔弄着色狼的阳具,我哂昧藦奈磳φ煞蜃鯗^的口交技巧去讨好眼前这个陌生男人的污秽阴茎。我伸出丁香小舌,从肉棒的根部开始向上舔,直至包皮和龟头之间的深坑,上面积聚了白色的污垢。 他的阳具又粗又长,我不能一下子用嘴全部含住,只能沿着肉冠舔吮包皮,用舌头把包皮垢舔走吞进肚子里,我还对着色狼舔了舔嘴唇,彷佛吃到了比精液更美味的东西。 色狼看到了我的媚态似乎十分满意,口中的阴茎变得更粗大了。我渐渐不知道自己是否真的被强迫为这色狼口交,我已经不顾身为美女教师的高贵身份,也不管会否突然有人进来,看到我穿着吊带丝袜、露出屁股在教务室里为别人口交,我只是愈来愈卖力地用舌头去取悦眼前色狼的腥臭阳具,我想用我好色的红唇把他白浊的精液吸吮出来。 我会让他的精液喷射在我的脸上、头发上和黑色的吊带丝袜上,我会在他面前吞下他的精液。我放开吸吮着龟头的双唇,改为用手套弄色狼的阳具。 我媚笑着望着这色狼,他也用手轻抚我的秀发,淫笑着说:「怎麽样呀甄巧儿老师,我的肉棒好不好吃?」 我用舌尖舔了舔色狼马眼上的分泌物,牵出了一条精线。我一边用手指头轻捏他的睾丸和肉冠,一边低下头: 「嗯…好吃…我…我还想吃…」我红着脸说,套弄肉棒的手搓动得更快了。 「还想吃什麽呀,小淫娃?」色狼用滴着精水的阳具揩擦我的脸颊。 「我…我想吃…主…主人的…精…液…」我的声音越说越细,我羞愧得无地自容,埋头把色狼的阳具再次含进口中。跪着口交跪得膝盖酸软了,我改为张开大腿蹲在地上,好让色狼能够欣赏我裸露的下体和黑色的吊带丝袜。 我感到我粉红色的小阴唇正在一开一合,流出鲜蜜的爱液,再滴落在教务室的地板上。色狼看到我张开大腿为他口交,露出阴户和丝袜美腿,便淫笑说:「嘿!我早就说你这淫贱女教师只爱穿丝袜,不喜欢穿内裤上课!我看你一直都想这样张开双腿、露出淫穴,替电车上所有的男人口交和手淫是吗?你还想他们排着队一个接一个来插你的美穴,所以你就每天光着屁股、穿着丝袜去坐电车来诱惑他们对不对?你这个爱穿丝袜的淫乱女教师!」我的口中含住肉棒说不出话来,只能不断摇头表示反对。 我幻想到电车上的男乘客正一个接一个的排着队,想要把他们腥臭的肉棒轮流插进我娇嫩的阴道中的画面:他们不管我的呻吟和挣扎,一个接一个压在我的身上抽送,然後将白浊的精液射进我的阴道中。前面的男人才刚射精抽出,後面另一个男乘客已急不及待,挺着铁棒似的火烫阳具插进来。 我的阴道里不知装有多少个陌生男人污秽的精液,每个男乘客每次的抽送,都会令我阴道中满溢的精浆湷鰜怼N液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