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年前佩榆老师来到我们班上,我们眼睛都亮了,上课也精神啰!大家上数学课不再打瞌睡 ,不再眼神呆滞。下课时大家都说她好漂亮,有些人课缠着她问问题,她都笑咪咪的解答。老师有时会穿的好漂亮,简单的T-SHIRT、短短的蓬蓬裙,显示她的好身材。每次我都会盯着她的雪白双腿,有时风大,裙摆飘起来,可以看到她的大腿,粉白的让我魂不守舍,真希望风更大一点。有时觉得不应该,但是没办法,我已长大啰!我想大家跟我都一样。有一天,有人下课问问题,一堆人围着佩榆老师老师弯着腰专心的一面看着书、一面回答问题,她的T-SHIRT松松的,随着动作胸口一下开、一下闭,我不禁眼睛盯着她若隐若现的胸部,感觉心脏跳的好快。有时老师变换动作大一些胸口就会更低些,可以瞥见她的乳沟,和粉红色的内衣。那时真希望她不要乱动,让我看久一些,只觉得浑身上下热唿唿的,期待老师再弯腰,可以再看一次,就这样偷偷看了10几分钟。她说:「啥我都不晓的。」结束后,脑袋乱轰轰的,突然有人跟我说:「你看的很爽喔!」我吓了一跳,才知道是班上绰号「性博士」的阿胜「好想给老师摸下去。」他笑着说。我才知道,原来大家都和我一样都看到啰,哈哈!这天同学过生日,邀请老师一起去KTV唱歌庆生,大家有唱又闹又喝酒,好HIGH 呀!大家也怂恿老师喝些酒,老师一开始也说:「不行喔 大家都不能喝。」但是随着大家越来越开心,一直要老师一起喝,她拗不过大家,也慢慢喝起来啰!跟着大家一起唱一起玩。慢慢的我看到老师脸上泛起了红晕,觉得她好漂亮,我不禁又盯着她的美腿看。阿胜也注意到了,坐到我身边跟我说:「待会要配合他喔!」我也搞不懂他在说啥,只觉得老师已不胜酒力了。庆生结束啰,我们发现老师已喝醉了,讲话有气无力斜靠在沙发上,阿胜一直赶着同学离开,说我们会送老师回家,就这样人慢慢走了,只剩我们三个人在包厢里。我拍老师的肩膀想把她叫醒,可是都没什么反应,我试着慢慢扶起她,一个不小心,老师又跌回沙发上,她的裙摆掀了起来,白色的蕾斯内裤露出了一半,清楚的甚至可以看到透过白内裤泛黑的阴毛,我不知怎么办,伸手想把裙摆摆好遮住。「你不是很想摸摸老师吗?」阿胜在旁边邪恶的笑着。我才搞懂他刚才在说啥。「你想……」我犹豫的问着。「她睡着了,不会知道的。」他竟然伸手抚摸着老师的胸部。「好软喔!摸起来好舒服……来你试试,她不知道啦!」我犹疑着,他已经把我的手摆在她的胸前。我看着老师的乱发遮住一半红润的脸庞,因酒醉起伏剧烈的胸部,忍不住摸了起来。「不骗你,女孩子喝醉了摸她,她会很舒服。」这时,老师忽然翻了一个身,我吓了一跳,手赶紧缩回来,好在她没睁开眼。「把她T-SHIRT撩上来看看。」阿胜竟然真的掀开老师的上衣。雪白的双峰出现在我们眼前,白色蕾斯内衣把她的胸部烘托的更美更诱人。「把她内衣脱掉。」阿胜越来越大胆的扯开她的肩带,拉开她的罩杯。「老师完美的胸部就在我们眼前。」粉红欲滴的乳头,似乎也被酒精侵蚀了。阿胜含着乳头亲了上去,佩榆老师轻哼了出来,眼睛仍闭着,但似乎酒醉搞不清楚她已经半裸了。「来,你也亲亲看。」于是我们两各自亲吮着佩榆老师的胸部,她的乳头也被我们挑逗着挺立起来,老师扭动着身体,也许是酒精让她也有些慾望吧,竟不自主的呻吟起来。过了不久,她大概被挑弄得太激烈了,慢慢有些清醒。「你们在干嘛?怎么可以这样欺负老师,不可以。」她无力的想推开我们,但又本能呻吟的叫着。「她醒了,怎办?」我害怕的问阿胜。他理都不理我,直接往下隔着内裤亲着老师那边;老师想用手推开他,她却将她的手压在沙发上,更用力的亲着。「不要…不要… 喔!你们好坏,不行……」老师无力的喊着,但声音乐来越诱人。阿胜已铁了心,慢慢撕去老师的内裤,我看着她性感的内裤,由腰间慢慢下滑,经过她美丽修剪过的阴毛,然后看到她完美的阴部。我真没想过会看到全裸的佩榆老师,我身体起了强大的生理反应,慾望冲垮了我的理智;阿胜也一样,掰开了老师原想紧闭美丽的双腿,大口吸允她的阴部。老师虽已醒了,但我想她也被酒精,燃起了她原始的慾望喊着。「不要啊!不要啊!」 腰却无自主扭动起来。「看,没骗你吧!老师湿透了,其实她也想要了。」我流涟着老师美丽的胸部,忘情的捏着亲着,我看见老师想叫,又不好意思的表情、越来越扭曲、矜持着死守她最后的端庄。阿胜脱掉了裤子,我看他激动着用力挺进老师的身体。「不行啊……不行……喔!不要好不好,嗯!」阿胜低吟着用力冲击着老师。「喔…喔……不要……我…不要…-喔!我不行了…受不了了!」佩榆老师已抵挡不住身体内的翻磙,酒精和性已经撕裂她身为老师应有的束缚。不久她放弃抵抗,迎合着阿胜的撞击扭动她的腰枝。「喔喔……顶…-喔」她矜持的面孔,已解放成性感的表情,一次比一次大声的淫叫起来。「老师舒服吗?想要了吗?想要叫出来。」「嗯!舒服…好舒服……」「喔;想要你…」「喔…顶…我不行了,喔……」她快速扭动的腰已失去了频率…-狂放不支的喊着。「喔喔喔…-用力顶我……」「喔!舒服我……我要到了…」「喔!我要高潮了,还要喔…」阿胜狂顶着老师雪白的身体,我拼命捏柔她的乳房,吸允着高挺鲜红的乳头。「喔…喔我要到了喔…喔呜…喔…」「不行了…啊喔…喔喔喔喔……用力啊用…力…」「对对…凹呜-我…到了…到了……顶我…」「喔……我到了…要到了…喔 受不了…」「喔 顶我呀……不要停 喔喔喔……」「到了到了…我到了…-好高潮…喔…喔喔…到了到了。」佩榆老师忘情淫荡的高声喊着;一次一次,我想她真的忘记她是老师了。她到高潮时,真的好性感,叫声让我舒麻,我早已高挺如炮想要占有她。阿胜也到了,我拨开他跟着插入佩榆老师的阴部,老师真的是湿透了,没有阻碍的直接进入她的最深处。「喔…你们好坏,轮流欺负老师。」 「喔…老师没抵抗的又让我上她。」我用尽力气顶着她,她狂乱的叫着,竟把我翻下身来,压在我身上,用力压我扭动着享受性爱带来的狂野。她握着自己的乳房,吸允我的阳具,舔着我的龟头。「天啊!老师已全然解放了。」「喔!你好棒…好大…我受不了了……要你进来…」我让她坐在腿上,一面干着她,一面亲吻老师上下跳动的胸部。老师仰着头,乱发散在肩上,妩媚着大声喘着气。「要你…喔……好深啊…喔喔…我又快高潮啰…」「到了,要用力顶老师……喔…顶我…喔……」我怎忍的住这种诱惑和挑逗,美丽的佩榆老师竟和我做爱,还大声的要我干她。我使足劲,拼命的插入她最深处,一次又一次,她不禁的大叫:「干我…-干我…我要你…用力 喔…到了到了…」「我又要到了…喔喔喔喔…干我呀…-老师要你……………干我…喔」老师竟兴奋的说干我,让我血脉喷张再次插进她的花心,两人嘶吼着一起高潮。我狂射后,老师兴奋酥麻的倒在我的身上,在我耳边狂喊着:「你们好坏……轮暴我…」「我受不了…好高潮…………………好坏………」「喔…………………在里面,不要出来…老师还再高潮……………」她紧紧地抱着我。我也不想出来,美丽的佩榆老师竟被我上了,还被我弄到高潮,大声的自己叫着干我,真是想不到呀!也许她平常做爱,就是这样叫吧?真想再干她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