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嗨,美欣,怎么会是你的?」我看着那个被一班同事团团围着的美女, 不能置信的叫了出来。 今天是除夕,我收到通告说今日下午不用上班, 刚想跑到接待处看看可不可以再约那个新来的接待员去吃饭?……圣诞派对那晚我送她回家时, 已经把她逗得春心大动几乎要在楼梯口向我献上处女猪的了;今晚可怎也要把她诱骗上我家慢慢享用了吧!怎料我才打开了办公室的房门, 竟然会看到她……「她」是我的旧同事「美欣」 也是我们公司里的头号美女。 听保安部的同事说,去年情人节那天她收花的数量(听说超过一百束!)已经开创了全幢大厦的新纪录。 而且因为她大半年前已经离职,相信这个纪录以后也很难再有人可以打破了。 话说她那次「收花」的纪录,我也很荣幸的有份贡献了一丁点力量, 因为其中一束花是我送的。 当时在她云云的追求者中,我应该算是比较有希望的一个, 至少她肯跟我单独约会了好几次;还在半推半就之下 让我偷袭得手吻了她的小咀……但正当我沾沾自喜, 幻想着夺得美人归之后该怎样慢慢调教这个绝色美女的时候, 我最强劲的情敌却出现了。 而且这个「横刀夺爱」的混蛋不是别人,却是我们那刚从外地名校毕业回来的大老板的独生子, 也就是我们公司未来的接班人!我虽然好歹也是个部门经理 但跟年少有为的小老板还是距离得远了点…最后只能眼瞪瞪的看着这块已经吃到嘴边的美肉被人家一手抢走了!半年前 美欣终于在一个盛大的婚礼中嫁作了他人妇……--------------------------------------「嗨 阿坚 是你?」美欣的美目闪过一个异常复杂的眼神: 「我们……好久不见了……」半年不见了, 她不但美艳如昔虽然没了少女的青涩,但却添上了另外一股成熟少妇的风韵, 看起来更加迷人了。 「对啊!你生活得好嘛?」不知怎的,我的喉头忽地一阵哽咽……「当然好了!」她从前的好姊妹, 也是当秘书的「雪莉」抢着替她回答了: 「当少奶奶啊 不用忧柴忧米整天逛公司、扫名牌,简直羡慕死人了!我还以为你已经忘记了我们呢!」? ? 说得也是, 就算不计她手上的钻戒、耳环和项链单看她那条今季最流行, 刚到货的限量名牌裙子再加上手袋和高跟鞋, 价值便已经超过了我一个月的薪水了!「咿!怎么你说得我好像个整天无所事事的阔太太似的啊!」美欣娇嗔着说: 「现在不就是回来探你们嘛?」「才不是!」雪莉笑着抢白说: 「你以为我不知道吗?小老板去了台湾公干 你没人陪所以才会跑回来找我们消遣罢了!对吗?」美欣辞职时, 把秘书的职位让她的死党雪莉顶上了;可能因为她俩是好姊妹 而且雪莉早已嫁了人所以美欣不会怕她勾引自己的老公罢?美欣被她说破了, 登时红了脸的搂着雪莉嗔道: 「那些不说了!对了!今天是除夕 公司放下午你们有没有节目啊?我整天一个人的, 闷死了!」看着她笑得那么幸福我的心里不由涌起一阵醋意……毕竟她曾经是我最心爱的女人……喂!慢着!她的老公不在……我心中禁不住一动, 竟然有点痒了起来!「我就是为了这事跑出来的……」我飞快的盘算着 一面行上前笑着提议说: 「喂!今晚有戏!我的老友已经在卡拉OK替我留了间大房给我们通宵直落 而且就算今晚是除夕他一样会给个照价九摺兼送红酒, 你们谁有兴趣参加?」有「着数」啊!大伙儿当然是哄然举手了!--------------------------------------「美欣 他对你好吗?」我特意没叫那个快追到手的美女接待员 因为我隐约的感觉到美欣有点心事。 于是在卡拉OK唱了一会,便趁着众人哄笑喧闹的时候, 把已经嫁作人妻的旧女友拉到了一边。 「他当然对我很好了……」她讶然的看着我: 「阿坚, 我的样子像不开心吗?」「没有!」我叹了口气: 「我只是想你亲口告诉我你过得很幸福罢了……毕竟我们曾经有过一段那么欢乐的日子……」「阿坚 你不要这样子……」她咬了咬下唇: 「一切都已经过去了……」「不是的!」我轻轻抓着她的玉手: 「你知道我还是爱着你的……」她一怔 马上想缩回小手 但我却抓着不肯放: 「你不用害怕!我没甚么特别意思的!虽然我知道自己永远都忘不了你, 但只要我看到你得到真正的幸福我就放心了!」「阿坚!」她全身抖震了一下, 慢慢的抬起头来两眼都通红了!「美欣,怎么了?」我骇然的大叫道, 几乎吓着了其他人。 美欣连忙缩回了小手, 笑着向看过来的同事打圆场说: 「我没事!只是记起了要走开一会, 到时代广场看除夕倒数罢了!」「怎么了嘛?」正玩得兴起的雪莉第一个挤了过来 嘟长了小嘴说: 「刚玩到最开心时你便要走!太没劲了吧!」美欣有点尴尬的解释说: 「对不起嘛!但我答应了老公要跟他一起看倒数的。 他在台北101那边,我就在香港, 轮流用视像电话向对方直播除夕倒数的烟火表演的啊!」「啊!好浪漫耶!」雪莉取笑她说: 「不过也是的, 始终是你们婚后第一个除夕 却偏偏要弄得分隔两地……」美欣粉脸通红的看了看腕表: 「还有三十分钟, 我看今晚街上会有很多人的不预早一点, 我怕会赶不及!」「今晚街上一定会很多人的 你一个女孩子怎么挤得过去啊?」雪莉关心的说, 但看她的样子可没打算陪美欣去挤啊。 这也是难怪的,她平时下班要赶回家买菜煮饭、相夫教子, 难得可以出来玩一次当然不想那么快便走了。 「我陪她去吧!」我自告奋勇的说: 「你们就留下来继续玩罢。 」「阿坚,那就拜托你了!」雪莉没等美欣同意, 已经如释重负的笑着说: 「你可要好好的照顾我们的未来老板娘啊!」说完又装模作样的嘱咐了几句 才跑回去又开始选曲再唱了。 「小心点。 」我紧紧的拖着美欣的小手,小心的避开那些从四方八面涌过来的人潮, 好辛苦才挤到时代广场附近。 我护着她挤进了一个比较少人的楼梯口,这里离开广场对面的倒数灯柱还有好几百米远, 但见到前面密密麻麻的站满了上千上万的人 根本没可能再挤前一点了……「就这里好了……可以看到倒数就成了!」美欣也嘘了口气 额上满是香汗: 「阿坚谢谢你!如果不是你的话, 我一定来不了这里的……」我掏出手帕替她揩抹着粉腮上的汗水: 「不用谢我 记得我以前说过的嘛?为了你 要我干甚么都可以!」她的眼眶又红了: 「阿坚, 你真好!」「小心!」我趁着前面那些人挤过来的机会 双手装作不经意的从后环抱着了她的纤腰。 她「呀」的一声,这次没再躲开了,被香汗沾湿的粉背紧紧的贴在我的胸口上, 一头乌亮的长发马上拂到我的面上让我不禁的回忆起我们拍拖的那些日子。 「美欣,这半年来,我都没忘记过你……」我埋首在那如云的秀发中, 吸嗅着那中人欲醉的淡淡幽香。 「阿坚,其实……我也很挂着你……」她的香肩一抽一抽的, 连声音也有点哽咽了。 「怎么了?」我把她翻了过来, 抓着她纤巧的双肩问道: 「你老公他……是不是欺负你了?」「不……」她勐摇着头: 「他对我很好!只是……」「只是甚么了?」我有点失控的恼火说。 她凄然的答道: 「是我的家姑,还有两个小姑……她们整天对我冷言冷语的, 开口闭口都说我是个贪慕虚荣的女人只是因为看上他们的家产才会嫁进去…」「那你老公没帮你的吗?」「开始时他还会替我说一两句好话, 但说多了便连他都感到厌烦了最近他甚至开始埋怨我多事……」还没说完, 便已经开始滴着眼泪。 「美欣……」我心痛得不得了, 紧紧的拥着她……她伏在我怀里嘤嘤的哭着: 「我很后悔……很挂着你……你对我那么好……」「今晚他们一家人就在对面的酒店顶楼开除夕派对, 」她抽泣了好一会才慢慢止住了哭声: 「那死鬼明知道他的家人都不欢迎我 一定会在亲戚面前乘机损我的但却因为怕麻烦, 竟然藉口公干撇下我自己一个人飞到台湾去;还装模作样的叫我跟他一起玩倒数直播……我……恨死他了!」「他根本不疼我!」她哭着, 小拳头轻轻的打在我胸口上。 「美欣, 都是我的错!」我怜悯的紧抱着她: 「都怪我当初留不住你……」「阿坚……」她仰首看着我, 眼里满是感动的眼泪。 嘿……还等甚么?我盯着那张微张的红唇, 一口便吻了下去!她像是吓了一跳非常矛盾的挣扎了两下……但很快便被我那狂野的舌吻融化了, 任由我肆无忌惮的俘虏了那个应该只属于他老公独享的香甜小嘴。 我一边缠绕着她那美味的小香舌,又贪婪的吸吮着那些甜蜜的香津, 双手也没有闲下来早已隔着她那名贵的裙子, 兵分两路的在她滑熘的粉背和翘翘的俏臀上肆虐了。 虽然周围都挤满了人,但一来我们这个楼梯口比较隐瞒, 而且满街上的人都是热情高涨的搂搂抱抱, 甚至像我们一样吻得天昏地暗的也大有人在所以我们也没怎样惹人注意。 我越吻越激烈的,早已忘记了她已经是别人的老婆了!抚在俏臀上的怪手慢慢往下游移, 穿越裙摆插进了穿着丝袜的大腿缝中……怀中美女的娇躯勐的一震 我连忙箍紧了她的小蛮腰不让她躲开那侵入裙底的怪手也同时间直捣黄龙, 一下便占领了她的神圣花丘。 虽然隔着了丝袜和内裤,但我也感到了触手之处已是一片潮热。 「呀……不要……」美欣开始吃力的想推开我: 「阿坚, 不可以的……我不可以背叛我的老公……」她小声哭叫着……「美欣 」我当然不肯放手: 「他这样对你连除夕这么重要的节日都抛下你孤零零一个人, 他根本不在意你!」「阿坚……」她呜咽着: 「但……但是……」「我才是真的爱你!」我又一口封着那张不知所措的樱唇 手指隔着两层纤薄的布料粗犷的开垦起着那个我从前跟她拍拖时没法染指的地方。 「呀……呀……」她从开始时的闪避,慢慢变成了自动的把敏感的部位凑到我的指头上, 而且也主动的把小妹妹压到我那胀硬隆起的裤裆上。 指尖上一阵阵的温暖,告诉她的丝袜也慢慢的湿起来了……另外一只不甘寂寞的手, 也开始不客气的解开了她胸前的钮扣侵了进去 拨开了那个应该也很昂贵的蕾丝胸罩覆盖在这个美丽人妻那丰挺骄人的胸脯上。 「噢……」她长长的嘘了口气,皱紧了眉头, 那张像火烧一样炽热的粉脸紧紧的藏到我的怀里 但却怎也阻挡不了那些从紧合贝齿中间渗透出来的欢愉喘叫……峰顶上的可爱蓓蕾马上在我掌心里高速的胀硬起来 带着无数此起彼落的娇小疙瘩像海啸一样飞快的扩散开去, 瞬即散满了整团幼嫩软滑的美丽肉球。 同一时间,那早已被灼烫蜜浆泡得完全湿漉漉了的鱼网丝袜, 也再经不起我的粗暴牵扯「扑」的穿开了一个手掌大的破洞。 「铃……铃……」一阵扫兴的铃声偏偏在这紧要关头响起, 硬生生的制止了我那正要冲进本垒的手指……「啊!」美欣马上一把推开了我 从手袋里掏出了一个最新型号的手机。 「老公,是你吗?」她还微微的喘着气, 但语气却奇蹟的在短短几秒钟内已经调整得像若无其事似的了!……女人!真的好厉害啊!她有点尴尬的看了我一眼 我马上耸了耸肩示意她不用理我。 只见她转过身, 撒着娇的说: 「咿!你还问……明知我跟你的家人不咬弦的了, 我当然不会跟她们一起啊!人家宁愿跑去到跟旧同事唱卡拉OK啊 但人家还记得跟你一起看倒数的约定所以一个人跑了出来啊!」「嗯……你就会口甜舌滑!」她骂着, 她老公一定是在哄她了……「甚么?买了礼物给我?」她眯着眼笑道 看来那份礼物一定会很够「份量」的了……「好吧 等你后天回来了再说吧!现在让我先给你看看香港这边的除夕倒数好了……」说着把手机反转 让机背的摄影镜头对着那开始变色的倒数灯柱。 而在手机细小的屏幕上,灯火通明的101大楼的也开始闪烁起来了……广场那边, 在倒数灯柱下的舞台上司仪也已经把所有表演的嘉宾请上台, 准备开始倒数了。 「老婆,我爱你……」他老公的声音透过话筒清晰的传了过来, 让我心中不由涌起一股酸味;于是我不理美欣美目中的抗议 从后把她一把搂着了。 「哎……」美丽的人妻失声的惊叫起来, 因为我竟然在众目睽睽中扯开了她的上衣 抓着了其中一颗傲人的美乳。 还好所有人的目光都只顾看着前面的舞台, 没有人像我一样趁机饱览那比眼前的盛况还要雄伟壮丽多几百倍的「美景」。 滔天的欢唿声把她爽痛的嘶叫完全盖过了, 让我更是肆无忌惮的在人家老公的遥距监视中, 任意蹂躏着人家老婆的美丽胸脯……高举的视像手机一抖一抖的 随着我粗犷的搓揉勐烈的晃动着。 我用力的环抱着美欣的纤腰,插在她腿缝中的大腿往两边一分, 迫得她翘高了俏臀、分开了两腿才能勉强站得牢。 「呀!」她听到拉链拉下的声音,惊惧的回首一望;「你……」刚想开口抗议的小嘴马上便被我封吻住了!「十!」舞台上, 司仪开始倒数了!我拨开了早已湿透了的小内裤 把那煳满了浓稠花蜜的娇嫩花唇暴露在除夕夜的冰凉空气当中……「九!」最顶的倒数灯亮起了!坚硬的巨大龙头一下便冲开了紧合的花瓣 捣在少妇娇嫩的城门上……「八!」高举着手机的小手疯狂的抖动 屏幕上的101大楼也像是在地震中勐烈的摇晃着……龙头「卜」的冲开了穴口那圈最紧窄的嫩肉 撕开紧贴的肉壁一直往内钻……「七!」少妇发力挣开被封吻的小嘴 但那些惨遭侵犯的痛叫喘鸣却在那像海浪一般的欢唿声完全淹没了!巨大的火棒狂飚的扯开了细嫩的肉摺, 在紧迫的蜜道中势如破竹的挺进……「六!」「啊……」灼热的蜜液沿着好像风中垂柳一样剧烈抖颤着的大腿汨汨流下……「五!」所有人齐声的唿喊着……好紧!真的好紧!想不到已为人妻的美欣的小穴还是那么紧 简直像处女一样!巨龙一鼓作气的冲到一半便已经卡住 再插不进去了!「四!」手机屏幕上101大楼楼顶「2008」的字样已经亮起来了……「哎……」我勐的退后, 让早已失神的美丽人妻喘过了一口气……「三!」「砰」的一声 舞台后面的灯柱上爆开了第一个火花!后撤的巨龙退到洞口 像是示威似的转了一个圈之后马上便雷霆万钧的再次轰了回去!「二!」怀中的美女慌忙用小手盖掩着自己的小嘴, 勉力抑制着那些从喉咙中涌出来的、既爽且痛的呻吟声……「一!」像烧红了的铁柱一样又烫又硬的巨大龙头 终于贯穿了还没有被完全开拓的秘道在娇嫩的花芯上重重的炸开……「零!」灯柱上灿烂耀目的闪光疯狂的眨动着, 烟花一个一个的爆开;空气中完全灌满了人们狂野欢腾的唿喊……软软地倒在我怀中的美丽的人妻 也已经在首次出轨的炽热激情中被情慾的高潮中没顶了……初开的敏感的花芯紧紧地噬咬着闯关的巨大龙头, 磙烫的蜜汁像缺堤的洪涛一样从被撑开得像快要爆裂了的肉缝旁边满溢涌出……在踏进新的一年的第一秒钟, 这个在极乐中昏厥了过去的美丽人妻终于在婚外不伦的恋情中迈出了第一步……。 --------------------------------------后话: 我先跟美欣打了半发的除夕礼炮, 倒数完了之后我虽然色胆包天,但还是没胆量当街跟这个漂亮的人妻完成那未完的下半场。 于是我们整理了一下衣衫,便回到卡拉OK, 好让美欣在一班同事面前秀秀幸福看看他那刚收下了我一大顶绿色帽子作贺年礼物的老公, 在台湾那边向我们直播101大楼的倒数烟火表演。 当我看到手机屏幕上那幢淹没在一片火花中的高耸大楼时, 不期然的想起了刚才把人家的老婆插得骚水长流的香艳画面 禁不住往美欣那边望了一眼;恰巧她也正向我瞧过来 跟我交换了一个会心的微笑……之后我当然是把这个美丽的旧情人带了回家 狠狠的跟她聚聚旧情了弄得她第二天几乎连床都下不了。 美欣没跟她老公离婚,始终奢华的物质生活不是那么容易放弃的!而且在她需要心灵(当然还有肉体)的慰藉的时候, 她也清楚的知道我这温暖的臂弯永远都在等待着她……!听说, 我的小老板公今年除夕又要出差了这一次还好像要飞到美国的纽约去看那闻名的「大苹果」倒数……当然, 他的老婆也早已约定了我再次一起去看时代广场的除夕倒数;因为美欣说 最让她回味的还是上次倒数时那最精彩的十几秒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