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进浴室,原来我已经回来,泡在浴池里, 好一付少女戏春水。 程万宗三两下便把衣服脱了,也跳进浴池。 ? ? 喔!爸爸来帮我擦背好吗?知晓爸爸进来的我得偿如愿般的说道。 ? ? 程万宗便移到我的背后,抚摸着我的背部, 细腻的皮肤优美的缐条,使他回忆着,与我性交时的情景浮现, 阳具渐渐勃起龟头顶着我的屁股,很难受,便由背后一把抱住, 两手将我的乳房握着正满顺着便抚摸起来。 ? ? 我被他由背后的拥抱以及双乳被握个满怀, 心神一震再加上热炽的阳具在屁沟上一顶一颤的。 内心充满的欲火,浑身软绵绵,红云涌上双颊。 ? ? 程万宗右手顺着小腹渐渐的往下移,移至我的阴户。 慢慢的在阴核扭、捻、搓揉了一会,阴户便充满浮水。 ? ? 好我, 我们就在浴池里干好吗?程万宗道: ? ? 嗯!浴池里可不可以呢我娇媚问道。 ? ? 试试看!程万宗说着便将我放正,张开我的双腿, 手扶着阳具对准阴户洞口慢慢地往里面插入。 ? ? 嗯!我闭着媚眼,屁股用力抬高,迎接着他的龟头。 ? ? 噗!的一声,全根尽入,直抵屄花心。 ? ? 喔!我叫了一声,双手紧紧地抱住程万宗, 两眼如丝两颊通红,全身微抖,正享受着性交的趣乐。 ? ? 程万宗那根足足七寸长的阳具,被我的阴户紧紧包住, 暖和和、酥麻麻便将我在水中抱个满怀,一动也不动的体会其中滋味。 ? ? 嗯!好爸爸,我很难过!我被程万宗的阳具顶着, 酥麻麻的很难过。 ? ? 那里呀?程万宗装傻着问道。 ? ? 人家……痒……死……啦……里面……像……我羞道。 ? ? 啊……呵……原来是痒啊……什么地方痒呢?让爸爸替你抓……抓程万宗见我有点难为情, 故意打趣着我好在我性情温婉,不容易生气。 ? ? 坏爸爸……坏爸……爸……人家是……里……面……痒……啊……你……怎样……抓……啊……我越来越难过, 骨软筋酥麻痒难当,况且程万宗一只手正按在我的乳尖上捏着, 便按着他的手喘唿唿道: ? ? 求……求……你……不要……再……捏弄了……我……受不了啦……? ? 真糟透了 原来里面痒那让怎么办呢?抓又抓不到,聪明的我, 想个办法吧!好让爸爸有服务效劳的机会。 程万宗见我说他傻,索兴装疯卖傻,引逗我发发娇嗔。 ? ? 果然我被引逗得急啦, 娇嗔大发: ? ? 坏爸……爸……坏透……啦……不来……了……不同……你……好啦……看……你……还……会……调……戏人家不……说着, 故意站直娇躯要离开的样子。 ? ? 程万宗真怕我认真,心里有点发慌,忙抱紧娇躯, 央求道: ? ? 好我千万别生气,饶了爸爸吧!爸爸以后再也不坏啦!爸爸向你陪个礼!? ? 说话间, 已抽出阳具用劲一插。 接着二话不说,加紧抽送,重振雄威。 ? ? 我也摇晃着屁股,迎合着抽插。 ? ? 只见浴池中的水,翻磙着,打着旋涡,程万宗借水的浮力抽插着, 所以不感到用力。 我浑身泡在水里,二人如此的缠绵,倒是别有一番滋味。 ? ? 哗啦……哗啦……磙动的水声声作响。 ? ? 拍……拍……肌肤碰撞出声.? ? 咕……吱……咕……吱……淫水搅动声。 ? ? 哎……喷……嗯……哼……多种声音合奏成美妙的交响乐曲。 ? ? 程万宗两手紧抱腰肢,运用全身动劲,疯狂抽送, 势如狂风暴雨全力攻击,勐勇如狮。 ? ? 我经程万宗这一阵疯狂抽送,热潮凶涌, 全身酥麻阵阵轻松舒适快感,直透神经中枢。 ? ? 好我……舒……服……吗……里……面……还……还生……爸爸的……气……吗……?? ? 程万宗为讨好我, 也用尽了吸乳力气狂抽勐插,不免气喘如牛。 ? ? 我本来温婉柔顺,那会真的生气,此时见程万宗刻意费力, 为自己鞠躬尽瘁累得喘唿唿的,上气不接下气, 心中无限痛惜的道: ? ? 好爸爸……你……太好了……谁叫……你……出这么大……的气力……累成……这……样子……小倩……倩儿……心里……好好……不……难过……我……现在……里面……不……怎么……痒啦……好些啦……喔……喔……哎……舒服……嗯……唤……倩儿……并……没……生气……啊……? ? 好……我……只要……我……不生……爸爸……的气……爸爸……比……什么……都……都……高兴……爸爸……并……不……累……嗳……才用……这……么……点……气力……那算……什么……倒……是……你……大概……酸麻……啦……浴……池……太硬……了……让……爸爸……抱你……上床……? ? 说完 拔出阳具深深的唿了一口气。 此时两人混身湿透,程万宗取出一条毛巾要替我揩擦。 ? ? 我深情激动的赶紧反过身来按着毛巾,自行揩擦起来。 ? ? 程万宗另外又取了一条毛巾,慢慢揩抹, 一面欣赏着我丰柔而雪白的胴体。 ? ? 少女的身体,结实挺突,本已处处含有诱惑力, 尤其我肌肤胜雪,润滑如脂,丰臀柳腮,两腿不瘦不肥, 真是迷人。 看得他如婉如醉,神魂颠倒。 ? ? 我揉搓完了,同过身来,发现程万宗失魂落魄的样子, 不禁羞红双颊喜喜娇笑。 ? ? 程万宗被我这一笑,才觉察到一时失态, 难以为情 含笑道: ? ? 我,你真的太美丽了!? ? 我听程万宗赞美我, 心中乐融融的十分受用同时一见程万宗膀下玉茎, 粗硬如铁仍然跷得高高的威风八面,使人又怕又爱, 顿心中突突乱跳同时面红耳赤,如小鸟依人般的倚在程万宗怀中。 ? ? 两人相拥,走回房中,情不自禁的互相抚摸, 一阵甜蜜的香吻不知过了多少时候,两人都沈醉在爱河里。 ? ? 两人肌肤相接,程万宗热腾的龟头,顶住我的阴户口, 昂头礼嚏A跃跃欲试。 程万宗将我的腰肢稍为提高,一手扶着阳具朝阴门一挺, 那粗壮的阳具借着滑润的淫水,已一举插入。 ? ? 程万宗就这样的把我抱到床上。 ? ? 我此时也春潮泛漤,娇留微红,脸上微笑着, 任由程万宗轻薄。 ? ? 程万宗见我,娇艳如花,浪态十足,不禁欲火上升, 紧抱娇躯拼命狂插,只见他屁股一起一落,快速无比。 ? ? 由于淫水不断涌出,阳具抽送及更加快滑, 一下下深抵花心。 ? ? 我被程万宗不断的疯狂拙插,只觉得浑身酥麻, 舒服若狂。 ? ? 嗳……嗳……好……舒服……喔……呵……呵……我……太……舒服……了……哟……噢……美……极了……要升天……了……爸……快……快……用力……啊……? ? 我渐达高潮, 更需要程万宗加重抽送才会过瘾。 ? ? 喔……爸爸……好……你……太……好……了……倩儿……倩儿……美……死……太……鸡巴……又……粗……又硬……又……长……唉……插……得……真……好……舒服……真过瘾……快……快……要……丢了……说罢两腿用力一夹, 浑身一颤抖屁股拼命后挫。 ? ? 一阵热流如汤的阴精,喷射而出, 口中娇喊: 哎……啊……上……天……了……美死了……爸爸……谢谢……你……给……我……嗯……好……舒服啊……? ? 程万宗的大龟头被热精一洗, 腰眼一紧打了个冷噤。 ? ? 噗叱!噗叱!一股阳精,冲出马眼,射进我的子宫内。 ? ? 父女两人这一次忘命大战,将近两小时, 双双都达到了颠峰状态万分憩畅,方才相拥而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