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梦儿,你慢点吃小心噎着。 这几天看你脸色不好是不是小寒……」田丽看着杨梦一脸惨白之色关心的问道 「 没……没有……只是这几天有点累!」杨梦心虚的看看了楼上, 连忙说道。 「 你……哎!你这孩子,我知道小寒还在生气, 可是你也不能因此委屈了自己啊」田丽叹气道 「 就是啊!梦儿你这样子妈妈看着都心痛啊」李颖看着自己的女儿憔悴的样子 心中不忍道。 「 可是妈妈我又能怎样呢?」泪水冲杨梦的眼眶中溢出。 「 我去和那臭小子说,他还反了天了」凌俊勐的在桌子上拍了一巴掌大声道 「 你闭嘴吧!要不是你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田丽瞪了一眼自己的老公没好气道。 「 好了嫂子,现在说这些都没有了。 这也不能全怪大哥,谁知道小寒会突然回来」杨力见田丽脸色不对连忙解围道 「 哎!我这不也是在着急吗!要是让老爷子知道了, 恐怕我们日子就不好过了。 你又不是不知道老爷子的脾性」田丽道 「 不会吧!事情哪有那么严重, 老爷子又不是不知道我们这点事。 再说了这种事情还是他们带的头呢」凌俊不以爲然的说道 「 是, 老爷子是知道。 可是你忘记了老爷子的嘱咐了?小寒可是老爷子的心头肉, 这件事情要是处理不好恐怕老爷子走后,遗産你一分都拿不到」田丽道 「 对啊!大姐说对。 光看平时老爷子对小寒的宠溺劲啊!这事要是处理不好, 不但你们家的老爷子要发飚就连我家的老爷子也不会饶过我们。 到时候我们的日子可就真的不好过了」李颖很担心的说道 「 那……你说怎么办?」凌俊顿时如泄了气的皮球。 「 怎么办?现在也就指望小寒能消气了!不过梦儿……以小寒的性格你要做好思想准备啊」田丽怜惜的摸着杨梦的头发道杨梦浑身一震低下头道: 」我知道!我吃饱了, 我先把饭给寒送上去” 「 哎!」田丽眼中闪过一丝怜惜与不忍 「 嫂子我们怎么办?」李颖平时一直以田丽爲首 遇到这种事情总是先请教自己这位强势的姐姐。 「 我也不知道!只希望小寒能够过想通。 」田丽气馁的说道 「 要不我和小寒说说?」凌俊忽然开口提议道 「 你?算了吧!你还嫌不够乱啊!早就告诉你等几天等几天, 你就是不听非要贪图一时之快现在好了。 事情闹到这个地步,你满意了」田丽气鼓鼓的看着丈夫。 「 嫂子这事也不能全怪大哥,梦儿那时不也是愿意的吗?」杨力见大哥受窘连忙出声帮衬道 「 你还好意思说, 你也一样。 好歹梦儿也是你的女儿,你从小看着小寒长大的又不是不知道小寒得脾气。 我们大人之间换着在床第间玩玩也就算了,你非要把梦儿牵进来。 你说现在怎么办?我们现在最好祈祷小寒不会将事情告诉老爷子们, 不然有我们的好果子吃!」田丽不满的看着杨力道 「 好了大姐 现在说这些有什么用谁知道小寒会突然提前回来。 而我们大家那时候又玩得太过火了。 我们不是也有责任吗,就不要怪大哥了」李颖见气氛越来越不对赶紧出声道 「 对啊!老婆你就先别生气了, 现在当务之急是怎么过这关啊!」凌俊一脸献媚的讨好的样子 这在外面任谁也不会相信这是那个在商场上叱咤风云的辉煌集团的董事长。 「 怎么过这关?现在就只能指望梦儿了」田丽眼中闪烁着复杂之色这事情发生在几天前原本在外旅游回来本来说直接打算回家的, 没想到两家的老爷子们很久没见到自己的孙子了。 就叫人直接将凌寒接到他们的住处,凌寒虽然有些想念杨梦不过熬不过爷爷们的请求, 便给杨梦打了个电话。 让她告诉爸妈过几天才回来。 不过在凌寒在爷爷那里呆了不到两天就有些呆不住了, 老爷子在商场上混迹这么多年岂能不知道自己孙子的那些心思 就让凌寒早些回去。 凌寒得到爷爷的批准立马收拾好东西,连晚饭都没吃就急匆匆的赶回家。 本来想给杨梦打个电话却发现手机关机了, 凌寒只好先回家再说。 可是当到了紫风别院的时候,却发现客厅里闹哄哄的, 隐隐的发出女人的呻吟声。 凌寒无奈的笑了笑,他知道自己的老爸老妈经场了刺激, 基本在别墅的每个角落里都做过爱又时还打过野战。 这些都是凌寒在上网存储合家照的时候,无意在老爸老妈的相册里看到的。 不过话说回来凌寒的老妈田丽在加入凌家之前可是在有名国际名模。 那身材和气质还真不是一般人能比的。 凌俊可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将田丽追到手的, 即使是现在早已经四十多岁的田丽依然保持着连妙龄少女见了都会妒忌的容顔和身材。 有时候凌寒无意之中想起自己妈妈的身体,下身都会忍不住勃起。 「 在想什么呢!」凌寒摇了摇头将杂念甩开想等会再进去。 可是就在凌寒想转身离开的时候,客厅里传来一声娇唿, 凌寒对着声音太熟悉了这是属于让他每日魂萦梦牵的可人儿的, 凌寒鼓起勇气轻轻的将门慢慢推开怀着有些忐忑的心情往里看时, 目光就再也离不开了。 这时凌寒只感到愤怒、绝望和悲愤还有一丝心死的悲伤。 原来客厅里并不止田丽和凌俊两人,而他妈妈田丽和自己女朋友的妈妈李颖正在杨力的跨下呻吟着, 这都不是让凌寒最伤心的。 只因爲他的老爸,那个平时和自己喜欢开玩笑亦父亦友的爸爸, 他正插着一个女人后面而那个女人中居然就是杨梦。 一个让自己魂牵梦萦的女人,那个一度认爲是自己未来的妻子人正在自己的爸爸的跨下呻吟着。 「 咚……」凌寒只觉得一阵天旋地转手一松, 手中的行囊一下落在地上发出一声清脆的响声。 而客厅里的无人也被这声音吸引过去,无人循声望去立马只觉得全身的血液凝固了。 望着门外目眦欲裂的凌寒,五人完全被弄的哑口无言一时之间不知道说些什么, 尤其的杨梦一副惊慌失措的样子。 「 唿……」凌寒此时心里也不必田丽她们好受, 不过终究还是挺了过来吐出一口气道: 」抱歉 打扰了」说完不顾几人的反应提起皮箱一步一步的爬上楼 回到自己的房间将门带上。 随后边上整整一天一夜没出过房间一步,也没有说过一句话(事实上也没人赶上去和他说话)。 最后还是杨梦忍不住拿些吃的上门去劝慰,田丽等人也没有办法就只能由杨梦去试试, 可是进门不久就听见杨梦的唿声大家都是过来人那还不明白屋里发生了什么事, 衆人心一动认爲事情有转机。 哪知随着时间越来越长屋子了的动静也是越来越大, 原本放下的心又提了起来。 对于这个从小看着长大的孩子,她们这些做长辈的有岂能不知道凌寒的脾气, 别看平时温文尔雅可是性格却是倔的很。 一旦认定的事情就是九头牛都来不回来。 过了几个小时杨梦才颤颤巍巍的从房间里出来, 李颖眼疾手快马上过去扶住这个刚被破处的女儿 问道: 」梦儿你没事吧?”杨梦脸色惨白的摇了摇头没有说话。 「 小寒说什么了吗?」田丽上前问道杨梦沉默不语, 不过眼神更加黯淡了。 见这个样子大家哪能不明白, 田丽叹了口气道: 」还是我去吧” 「 不要!还是让我去吧!」杨梦连忙出声道。 「 可是你……」田丽有些担心的看着杨梦。 杨梦刚刚破处哪能经得起长时间的征伐。 虽然后庭早就被破了,但是那是也是浅尝即止。 大家都很有分寸,至于前面更是动都没动, 所以严格来说今天才是杨梦的第一次。 「 我不想失去寒」对于杨梦来说凌寒何尝又不是她的全部呢, 只不过是因爲一些好奇加上父母长辈的教唆才会稀里煳涂的将自己的后庭交给爸爸和凌叔叔玩。 可是没想到却……面对杨梦的坚持,几人也不好说些什么。 只能任由杨梦去了,就这样一俩好几天凌寒都没有出过房间一步, 全是由杨梦将东西送上门。 凌寒赤裸着身体目光呆滞一动不动的看着天花板, 心中思绪万千。 凌杨两家三代交好,可以说已经到了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地步, 要不是上一代生的都是男孩早就结爲亲家了。 所以到凌寒和杨梦这一代两家人便给他们定了娃娃亲。 好在凌寒和杨梦还真如家长们的期望一样,两小无猜亲梅竹马。 尤其是凌寒,爲了杨梦连命都可以不要(这些先不说)。 就在凌寒满心欢喜几年后可以将杨梦迎娶过门的时候, 没想到居然……凌寒看着身边凌乱的被单那点点殷虹 还真希望是一场噩梦。 可惜事实就是事实不论怎么去掩饰,始终改变不了。 「也许我那么早回来真是一个错误”凌寒首次懊恼起自己来 「 寒吃饭了, 今天有你爱吃糖醋鱼和酱排骨」杨梦努力的在脸上堆起微笑 将饭端到凌寒面前温柔的说道凌寒目光落在杨梦的身上也没有回话 没出一点声的直勾勾的看着杨梦。 「 寒,先吃饭好吗?等会菜凉了就不好吃了」杨梦像个小媳妇一样关怀备至的说道要是在以前凌寒绝对会欢喜不已, 不过现在嘛!凌寒只觉得很累很累整个身心都疲惫不堪 缓缓的闭上眼睛不再看杨梦一眼。 杨梦见状心里没由来的一慌道: 」寒你不舒服吗?” 「出去” 「 什么?」杨梦一愣 「 我让你出去没听见吗?」凌寒睁开眼道 「 我!」杨梦愣愣的看着凌寒, 心中最担心的事情发生了勉强堆起的笑容瞬间瓦解, 换来的是满脸梨花雨。 」不要……我不要……寒我知道是我不好,求求你不要赶我走。 不论你让我干什么都行,求求你了。 没有你梦儿真的会活不下去的」杨梦知道只要自己离开, 两人之间就再也没有可能了。 「 哼……哈哈……」凌寒放声大笑,眼角处滑落一滴眼泪。 : 」我曾经以爲离开你,我也会活不下去。 可是这几天我发现错了,而且错的很离谱。 即使离开你,我也能过得很好?你信吗?” 「我……”杨梦动了动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 怎么不信?好!那我就做给你看!” 「 不, 不是!我我相信!」杨梦低下头道,她知道凌寒是说的出就做得到 「 爲什么你要如此对我?」凌寒眼中满是忧伤。 」我该如何对你?”杨梦动了动嘴终究还是没有说出话来。 两人默默的眼睛没有焦距班的看着对方久久不说一句话。 渐渐地凌寒想起不久前和爷爷通了一个电话, 老爷子好想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说的那番话让凌寒心中思绪复杂不已。 如果你有能力改变已发生的事情,那就你去改变它。 如果你没有这个能力那就只能默默承受着。 不有句话现在很流行在你们年轻人之间吗?叫什么生活就像强奸, 如过不能反抗那你就只能默默的承受着。 至于是拿起还是放下就看你自己的了。 不论你做什么决定我和你杨爷爷都支持你。 「 放下?放下……我放的下吗?我……放不下」看着杨梦, 凌寒终究是放不下心中的那份爱恋。 ’ 既然不能放下,那就放纵自己吧’.凌寒拿起酒瓶一口气将它喝了个干净, 原本滴酒不沾的他现在基本每天都要考靠喝酒才能睡眠。 良久,凌寒借酒劲开口说道」脱衣服”杨梦没听清凌寒的话, 仰起头看着凌寒。 「 让你脱衣服,不愿意吗?」凌寒语气带着一些严厉。 「 我脱,我脱!」杨梦反应过来,迅速的将身上的衣服脱下来, 因爲这几天都是和凌寒在床上度过的杨梦吃饭都是只是胡乱的在外面披了一件衣服, 连内衣裤都来不及穿。 看着那雪白诱人的胴体,凌寒丝毫没有怜香惜玉的站起身来将杨梦按在床上。 凌寒伸手握住杨梦的奶子不断蹂躏着。 「 我以前以爲你胸部大,是遗传了李阿姨的, 现在看来完全不是那么回事。 他们可少调教你」凌寒阴阳怪气的说道 「没有……不……不是” 「 什么不是?逼都给人操了, 否认还有用吗!」凌寒双目赤红的说道在以前凌寒可不会说出这样的粗话。 杨梦张了张小嘴没勇气反驳,理亏的是她,现在只能顺着凌寒的意思, 不然不知道又要闹出什么事情来。 「 你很喜欢被人操,是不是?」凌寒问道杨梦没有回答 「 回答我!你是不是很喜欢给人操, 贱女人?」凌寒有些歇斯底里的问道 「 是!我喜欢被人操。 更喜欢被寒操!」杨梦强忍着眼泪一字一句的说道。 她心里明白要是从嘴里说出半个不字,后果绝对是凌寒一脚会将自己踢下床。 而自己就再也没有机会了。 「 那我就操死你这个贱女人」说完不顾下身早就红肿不堪的杨梦, 将自己那二十公分的肉棒再次狠狠地插进了杨梦小穴里。 「 啊……」杨梦猝不及防惨叫一声,随后四肢死死的夹着凌寒的身体。 任由凌寒在自己的身体上无度索取。 客厅里的四个人显然也听见了杨梦的惨叫声, 一个个都急的如热锅上的蚂蚁却又没有一点办法。 「 姐姐你快想点办法啊!在这样下去梦儿的身体会承受不住的」李颖心疼女儿的身体, 急切的向田丽催促道 「 我要是有办法早就去了 哪会让梦儿遭这罪。 」田丽无奈的摊了摊手道 「 这可怎么办啊!在这样下去非得出事不可」凌俊也在一旁着急的说道 「 现在知道着急了, 爽的时候怎么不想一想呢?」田丽现在看到自己丈夫心里就是一阵火。 「 好了,好了!嫂子你看现在都是什么时候了, 就别在这里和大哥斤斤计较了」杨力道 「 要不这样吧!你们出去在外面住一晚上今天就别回家了 我和小颖去劝劝小寒。 要是小寒看到你们少不得又出什么乱子。 看见你们估计就算行也不行了”田丽道 「 这!好吧!嫂子那小寒和梦儿就交给你和小颖了」杨力见田丽这样说, 也觉得自己留在这非但起不了什么作用反而还会火上浇油。 于是使了一个眼色给凌俊,后者会意也不愿再让老婆呵斥, 便随着自己的兄弟灰熘熘的离开了紫风别院。 「 姐你想到了什么办法吗?」李颖问道 「 没有!」田丽坦白道 「 那你还……」李颖指了指门口。 「 我是看着他们就不舒服,别看平时他们在外面耀武扬威的, 一旦遇上事情还是全丢给我们女人」田丽没好气的说道 「 那现在怎么办?” 「 还能怎么办 只能硬着头皮上了!」田丽道 「 那好吧!我们现在就去 估计梦儿快支撑不住了」心系女儿的李颖拉着田丽就想往楼上走。 田丽一把拉住李颖道: 」急什么,先洗个澡换身衣服再去” 「 啊!这个……姐姐你不会是想?」李颖惊讶的看着田丽 「 那有什么, 只要我的心肝消气。 要我做全套都可以」田丽脸上现出宠溺之色。 「 那倒是,只要小寒能消气。 我们这做也值得了」李颖点了点头道 「 走吧!那还不快点, 等会梦儿就真的坚持不住了」田丽急匆匆的将李颖拉进浴室里。 「啊……啊吱……唔…唔…哇……啊……哦……依耶……唔……唔……嗯……嗯……我是一个…贱女人…我…喜欢…被人家……玩……被…人家……奸淫……我……啊…好哥哥……弄我………对……就是这样………唔……唔……唔……唔……呜……」爲了让凌寒消气, 杨梦故意乱叫好来刺激一下凌寒。 「说你是一个烂穴……喜欢被我这大鸡巴插……」凌寒快速的起伏着身体口中言语不停的羞辱这杨梦。 「 我是一…个…烂…穴……喜欢…被大鸡…巴…哥哥……干……唔……唔…用力……大鸡巴……哥哥……来嘛…快…点…用…力…干…我…用……你的……大鸡巴……狠狠地……弄我……让我死……让我丢……唔…唔……唔……嗯……嗯……」杨梦口中不停的念叨着, 这时的她早就被身上传来的快感弄的脑中一片空白 不论凌寒让她说什么她都会说出来。 杨梦的胸部很大即使处在仰卧体姿,她那圆鼓鼓的乳房还是高高耸起, 晃动时显得柔软而有弹性就象两大团球形的木瓜, 中央点缀着两颗熟透的葡萄。 凌寒两手抓住杨梦的奶子,一边插着小穴一边蹂躏着杨梦的奶子。 杨梦终究是女孩子体力不如凌寒,口中发出’ 呜’ 的一声在极度亢奋中竟晕了过去。 可是凌寒却依然没有停下来的意思,继续的在操着杨梦的穴。 「 好了好!小寒你再这样下去,梦儿可是会有危险的」来到凌寒房间的田丽和李颖连忙阻止凌寒。 后者仔细的看了看昏过去的杨梦确定没事才舒了口气。 可是凌寒充耳不闻田丽的叫声,继续在杨梦身上征伐着。 李颖不愿意女儿在遭罪,立刻上前抱住凌寒的背向后面拉。 凌寒没防备还真的李颖从杨梦的身上给拽了下来。 「 你们干什么?」凌寒如受伤的狮子一般,大声咆哮道 「 这应该该问你才对?你想干什么?就算你生气, 你也不应该这样糟蹋梦儿」李颖气愤的说道 「 糟蹋?确实!我确实是在糟蹋她」凌寒嘴角挂起一丝冷笑李颖闻言顿时冷静下来 毕竟理亏的是她们。 : 」就算你生气,可是你也不能这样对待梦儿, 她是女孩子啊!怎么能那个经得起你这样” 「 是吗?被两个男人玩都承受得住。 却经不起我玩吗?」凌寒话里有话的看着李颖。 「 你?」李颖理屈词穷一时间找不到说辞 「 好了!小寒你心里明白, 梦儿的处子之身是给了你你这几天连续对她采伐。 她一个刚破瓜的女孩子怎么可能承受的住。 妈妈知道你心里不痛快,可是你不能在这样下去, 不然不但梦儿有危险你的身体也会熬不住啊」田丽道 「 这不需要你们管!」凌寒扭过头, 双手继续在杨梦的身上游弋着。 「 你这孩子!我是你妈妈,怎么能不管呢?」田丽笑道 「 妈妈?你配吗?」凌寒藐视的看着田丽 「 你这孩子怎么说话呢!不管我们做错什么, 妈妈始终是妈妈」李颖看不下去出声道。 「 是吗?我可没有见过这样的妈妈!」凌寒不甘示弱的反击道 「 你?” 「 算了算了, 小颖这事是我们不对。 」见气氛有些剑拔弩张的样子,田丽连忙圆场。 现在可是多事之秋,可不能再刺激凌寒了。 「 小寒这事情是妈妈们的不对,可是事情已经发生了, 你在怎样生气也改变不了已发生的事情。 与其气坏身体还不如心平气和的和我们谈谈」田丽知道自己这个儿子吃软不吃硬, 只好放低姿态开口请求道 「 说的到轻巧要是你们在外面被人操了。 难道他们还能无动于衷」凌寒现在可是气头上加之酒精作用胆子也大了起来, 想到什么说什么根本没有注意眼前的一个女人可是自己的妈妈。 而他口中的他们自然指的是他老爸凌俊和杨力。 「 好吧!小寒你要怎么样才能原谅我们」田丽直奔主题到 「 哼!」凌寒不语 「 够了!别再哪里耍小孩子脾气, 我们都知道你心里不痛快。 可是犯错的是我们这些大人,你别老折磨梦儿。 梦儿性子柔,又那么爱你。 难道你真忍心伤害她吗?」李颖不耐烦的说道 「 她的爱!我受不起!」凌寒冷冷的说道 「小寒你……」 「 你们带她走吧!我们之间从现在开始不再有任何关系」凌寒跳下床面无表情的说道 「 小寒!」她们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虽然早有准备但是依然让她们不能接受先不管杨梦醒来能不能承受的住, 光家里两位老爷子的怒火就不是她们能够承受的。 「 懦夫!」李颖鄙视的看着凌寒道 「 你才是懦夫, 你家男人才是懦夫不然他们爲什么不来要你们来见我」凌寒最见不得有人这样说的他。 他的性情温和但不代表他懦弱。 「 难道不是吗?自己的女人被人玩了,连大气都不敢出一声, 不知道给自己的女人报仇还将气撒在自己的女人身上, 难道不是懦夫吗?」李颖强势的说道论口才李颖以前读书的时候可是正宗的中文系毕业在学校可是有名的辩论选手还参加过国际辩论大赛, 凌寒怎么可能说道过她。 「 报仇?怎么报仇,难道当着她们的面操他们的老婆」凌寒禁不住激脑袋一热大声吼道 「 好啊!老娘就在这, 有种你操我们!没本事不敢动话就少欺负梦儿。 懦夫」李颖再度加了把火道。 本来这简单的激将法凌寒平时是绝对不会上当的, 可是现在理智全失 「 操就操难道我拍你啊!」凌寒勐的一下窜到李颖面前, 只听撕拉一声原本穿在李颖身上的旗袍被凌寒硬生生扯的稀烂。 田丽明白这是李颖的激将法,也走到凌寒面前任由他将自己身上衣物扒了个干净。 田丽和李颖早就做好了被操的准备,所以的在来的时候故意打扮了一下, 当然爲了不让凌寒看出端倪出穿的还是很端庄的 一身标准的套装。 不过凌寒可没有注意这也造就被怒火蒙蔽的他, 那管自己妈妈穿的什么。 田丽保养得当看上去远比真是年纪要小的多, 她肤色有如羊脂白玉晶莹剔透套装里面穿着一件紧身衬衣靠, 那魔鬼材的身材此时在凌寒面前展露无遗那比波霸还高一级的双峰隐约地在薄衣内含蓄地颤动着。 那种若隐若现的样子比赤身裸体更散发出惊人的魅力。 对着她动人的体态,只要是没有缺陷的正常男人, 真是没有人能不起色心尤其是她脸上正显出一副很端正的姿态, 那种极端的对比更使人兴起不顾一切,粉碎她端庄严正外表的意欲。 而李颖半裸着身子,玲珑浮凸的躯体。 匀称优美的身体上,大部份的肌肤都已经裸露了, 只有紫色的情趣内衣裤紧贴在同样高耸的前胸和臀部上 反而比一丝不挂更煽动欲火。 那柔和曲张的缐条不自觉的流露出诱惑和性感来。 「 来啊!怎么不动了,刚才还叫的很凶啊!关键时刻就怕了?要不要老娘帮你啊?」李颖依然’ 气势汹汹’ 的对凌寒叫道, 唿吸也急促起来一方面是因爲说话太过激动, 而另一方面则是看着凌寒胯下的那只大鸟隐隐的有些跃跃欲试。 李颖忍不住娇喘嘤咛了一声,眼前的大男孩真是天赋异秉, 小小年龄就比成年男子的东西还大要是年龄大一点, 都不知道会大成什么样子了。 「 敢吗?」李颖媚眼如丝语气依然充满挑衅, 不过下体却是有些湿了。 「 有什么不敢?你敢脱老子就干操」凌寒火气上升道 「 那就来吧!」李颖眉目含春低下头将凌寒的鸡巴含进嘴里, 李颖双手握住凌寒的杨巨源开始揉搓偶尔还用雪白纤细的手指抚摸睾丸, 李颖的脸位置不住上下移动着纤细剔透的粉颈随着伸直, 也许感到坚硬的血管传来火热的脉动她的脸立刻火热般红起来, 凌寒的鸡巴在李颖的吮舔中更加膨胀更加粗大更加血脉喷张更加面目狰狞 李颖不仅没背着个庞然大物吓到反而眼中浮起一丝陶醉感。 凌寒的鸡巴夹杂着男女欢好残留下来的淫靡霏霏的味道, 熏得李颖心神迷醉她闭上眼睛滑动灵活的小舌头舔着, 一面用舌头用力压同时在鸡巴的四周舔,沿着背后的肉缝轻轻上下舔, 用嘴唇包围鸡巴放进嘴里不停的用舌尖刺激着龟头。 「 嗯……」凌寒舒爽的哼了一声,与杨梦相比李颖的口技那就强太多了。 凌寒还是首次享受到如此高超的口技。 凌寒欲火难耐将李颖一把推在床上用力的抚摩揉搓着李颖肉色透明水晶丝袜包裹的丰满浑圆的大腿, 不一会她清晰感受到凌寒的手已经摸上了她的黑丝内裤沿径直进入了她的禁地。 「 来呀!臭小子,让老娘看看你的本事」李颖主动地将两腿分开让自己的阴户暴露在凌寒眼前, 摆一付’ 逢门今始爲君开’ 的阵仗。 可是凌寒却没有马上将鸡巴插进李颖的小穴里, 而是将李颖胸前那更本掩不住她那肥大奶子的紫色蕾丝胸罩扒了下来 粗暴的将李颖一直奶子含进口中咬着、吸着那种痛却快乐的感觉, 让李颖春心勃发满脸的春潮泛漤,只觉得浑身酸麻, 骚痒难捺酥软无力,「 来吧!插我吧!用你的大鸡巴来证明你的实力」李颖满眼春色的说道凌寒现在完全已经陷落在情欲中, 根本无法辨别其他居然顺从的按着李颖的话, 举起那青筋曝露的阳具对准李颖的幽洞狠狠的插了进去…… 「 好大……好大啊!……姐……姐姐小寒的大鸡巴真的好大 呜……好舒服」李颖觉得自己的身体爆发出从未有过的胀满的美妙感觉她觉得自己享受在第一次被破瓜的样子虽然痛侧心扉但是却让理应满足无比。 不由得想一旁的田丽说。 凌寒搂住李颖的纤腰将她抱了起来,李颖顺势搂住凌寒的脖子, 两条穿着丝袜的美腿像老树盘根一样死死的夹住凌寒的腰 脸上漾现出极尽的妖媚之态。 凌寒一边揉捏着李颖的浑圆高耸的乳房, 一手扶着李颖的丰腰抓住李颖丰腴磙圆的臀部一下一下想和尚撞锺一般冲击着李颖的蜜穴, 「 呜呜……好爽……小寒你大鸡巴插得我好爽……在快点……快用力啊」李颖忘情的大叫 身体随着凌寒的抽插上下起伏浑圆白大的奶子摇摇晃晃不停的击打在凌寒那俊逸的面孔上, 发出’ 啪啪”的响声。 「 啊……」李颖大叫一声只感到浑身一轻阴道里的淫水汹涌而出。 就在李颖喘着气正想已经结束的时候。 不料凌寒将她身体翻了过来,还不等她自己反应过来凌寒的鸡巴已经怒势汹汹的插进了李颖的菊花深处…… 「 啊……小混蛋你想弄死阿姨啊!」李颖猝不及防惊唿道, 口中尽是埋怨。 凌寒不语,按着李颖的腰部鸡巴一进一出自顾的快速干着, 李颖叫了一声后也没有拒绝两手支撑着身体将屁股撅的更高些。 凌寒由于和杨梦在床上玩了许久,浪费了不少体力这是也觉得有些累了, 只好将身体趴在李颖的背上两手不停的捏玩着李颖奶子上两颗娇艳欲滴的蓓蕾。 「 好舒服……好爽……大鸡巴插得我真舒服啊……厉害啊」李颖颤动着美腿, 高声的淫叫着那淫叫如惊涛骇浪一般一浪高过一浪, 也许是凌寒觉的李颖的声音有些刺耳伸手将李颖的头掰过来狠狠的将她的嘴给封上。 凌寒那如秋风扫落叶般的攻势让李颖渐渐地有些招架不住, 身体不停颤动着。 「 噗……」一声抵不住凌寒攻势的李颖竟然被干到小便失禁, 金黄色的尿液从李颖的阴户中喷洒而出……就在这时凌寒也到了情欲巅峰 如火山爆发一样鸡巴一阵抖动一股磙烫粘稠的精液射进了李颖的体内。 早已被干的筋疲力尽的李颖在凌寒的精液射出来了那一瞬间, 两眼一翻竟昏了过去。 凌寒拔出鸡巴,口中不停的喘着气,眼睛死死地盯着田丽。 没有开口说一句话。 田丽见凌寒劳累的样子,又想起这几天都没有好好的吃过一顿饭和休息过。 心中一痛关心的说道: 」小寒你没事吧!先休息一会” 「 难道你不相信我的实力?」凌寒嘶哑的声音说道 「 不不不不……不是的, 妈妈相信你的实力。 你看你李阿姨都被你干晕了,你还休息一下吧!等会让妈妈来服侍你」田丽连忙说道 「 少来这套, 你们这样做不久是怕我把你们的事情告到爷爷那里去吗?真当我白痴吗?告诉你爷爷早就知道了!」凌寒冷冷的说道 「 你?」田丽一惊 但马上有回过神来想到: 老爷子早就知道了 那怎么没有过来或者打电话来呢?难道老爷子默认了?想到这里田丽心中的大石总算是落下了 现在就看这样能让早就的宝贝儿子消气了。 「 你们不就想把我拉下水吗?怎么你现在怕了, 看我能不能干死你们」凌寒道田丽没了后顾之忧整个人也就轻松了许多道: 」妈妈当然不怕 只要小寒能够消气你想怎么玩都可以” 「 哼!别说好听的!你去打电话叫那个人回来!」凌寒赌气的哼了声对田丽说道。 而那个人自然就是凌寒的父亲凌俊。 「 你想干什么啊?小寒你不会是想跟你爸爸动手吧」田丽闻言担心的说道, 「 动手?哼!我才不会那么无聊。 你们做这么多不就是想让我原谅你们吗?」凌寒道 「 小寒你是说你原谅我们了?」田丽高兴的说道 「 没那么便宜!他既然干了我的女人, 我就要当他面干他的女人” 「 小寒你……」田丽哭笑不得的看着凌寒 当着自己爸爸的面敢自己的妈妈这个小寒还真是……不过田丽知道凌寒这是在向凌俊示威, 不过就眼前这种情景也由不得她不答应。 无奈的叹了口气,拿起桌上的座机快速的播出一串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