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十一点,捷运车箱最后一节,只有一个女孩, 正在静悄悄的看书。 我猜是刚从补习班下课回家的重考生吧。 我一上车,就往女孩的旁边坐下,她的头连动都不动一下。 「同学,你在读甚么书阿这么专心。 」我试图搭讪她。 可是女孩没搭理我,只是翻过书的封面, 两秒钟又翻回原本那一页继续读。 原来是补习班的英文讲义。 「上补习班很辛苦吧你每天都是这么晚回家吗」「…………」「不如我们交个朋友!好不好读书之馀也是需要爱情滋润的, 不是吗」「…………」「说说话嘛!再不说话我就当你默许了喔…….」女孩抬起头来 生气的瞪了我一眼 骂道: 「无聊!」随即起身, 似乎要去别的车箱。 当她经过我面前时,我忽然抓住她的腰, 用力一拉她就跌进我的怀里。 「喂!你干嘛!放开我!」女孩拿讲义勐打我的脸, 但是被我抱住想逃走可没那么容易。 「嘻嘻!别生气,我只是想跟你玩儿…….」说时迟那时快, 我茶碗儿大的拳头一家伙就槌在女孩的小腹上。 女孩吃痛,皱着一双秀眉,弯下腰去,我趁机将她拉回座位, 接着从口袋拿出一把美工刀。 「乖~听话喔……不然这刀割下去,嘿嘿!会很痛的。 」一边说着一边我就在她的大腿上画出细细一条血痕。 这女孩看着刀割肉,眼睛睁的挺大,似乎不敢相信我这样经意就割她, 一时之间惊讶大过皮肉之痛。 这时候,下一站到了,上来一位初老男人, 立刻坐在近门的座位根本没多瞧我们一眼。 门关上,列车继续前进。 我拉下牛仔裤的拉链,将软趴趴的阴茎掏出来。 「含着吧!不要告诉我你不会。 」女孩怕的眼泪直流,又不敢声张,当场呆住。 我只好扯住她的头发,将她的头按下,女孩硬着身子不依, 直到我将美工刀压在她脖子上才缓缓低头。 「别哭嘛,要是惊动别人,你就不用活了。 快含吧……..喔…..对..对…就是这样……喔~好爽喔……舌头也要动一动!」我的阴茎在小女孩的小嘴中渐渐膨胀, 然后变硬女孩的嘴已经无法将它整根含住。 「起来…下去…起来…下去…欸~你到底会不会阿像这样…..进进出出的滑动, 知道吗……不对嘴唇要紧,舌头要绕着转动…..喔…..不错….快些!」我抓着她的头发, 快速的摇晃她的脑袋。 「……喔~喔~好爽!加油!再一下子就好了……..别忘了..要用力吸…..」快感冲向脑门, 我知道不久就要射精了。 又到了下一站,一个妇人带着两个小男孩上了车, 就坐在我的斜前方坐定之后,才发现这儿有人在口交, 感到相当惊讶。 小男孩大约十岁上下,也睁大眼睛看着少女口含阴茎的壮观画面。 「喂喂喂~儿童不宜喔….」我才说着,其中一个小孩好奇的跑到我的面前, 近距离观赏 妇人急着骂: 「快回来坐好!」女孩羞的眼泪直流, 又不敢不吸。 我将美工刀换手拿着,仍然顶住女孩的脖子, 空出来的手伸到女孩的裙子里脱下她的内裤。 「我现在要脱你的内裤,然后摸你的鸡掰, 不要乱动喔!继续吸否则割断你的喉咙。 」脱下一只脚的内裤,仍挂在另一只大腿上, 我将她的双腿张到最开女孩的蜜穴在捷运车箱里完全曝光了。 「妈妈!你看!那个姊姊的下面….看到了耶!」小男孩兴奋的说。 那个妇人一直把两个小孩拉着转过去不准看, 可是却没有移动到别的车箱的意思。 我用食指和无名指掰开女孩的大阴唇,用中指揉弄阴蒂, 小肉洞渐渐湿润起来。 接着我将中指插进肉洞之内,淫水就更旺盛的分泌了。 母子三人看的目瞪口呆, 妈妈喃喃的说: 「竟然用手指……..」我笑着说: 「爽吗要不要再快一点阿你吸的我爽, 我就插到你爽很公平吧!喂!别停阿,快吸!快吸!」「…你瞧, 那个小男孩盯着你的鸡掰耶!他们看着你的鸡掰被男人用手指插入 怎么样过不过瘾你喜欢被人看吧喜欢被人看见阴唇被男人玩弄的样子我现在撑开你的穴 让小男生看到你的湿洞喷出淫水的模样。 马的!你个贱货,知不知道今晚这两个男孩会想着你施答答的肉穴手淫喔!呵呵~」实在太爽了!在这母子三人面前被女孩吸屌, 还一面摸鸡掰。 难忍的淫慾不停宣泄出来,无法形容的爽。 就在我即将达到高潮的时候,又到站了。 这站很多人上车,虽然这是最后一节车箱, 也进来了五个年轻人。 「哇靠!超屌的!竟然在这里搞…….」「马的有没有羞耻心阿你们…..」乘客们纷纷批评, 不过我相信大家都看的很过瘾毕竟这么刺激的场面平时不容易出现。 我想,只要架在脖子上的刀片不被看见,应该不会有人强力干涉才是。 到了紧要关头,我不想理别人,快速勐力的按女孩的头, 让阴茎与口腔充分摩擦同时将食指与中指插入屄内抽插。 「喔~~~~~喔~~~~~我要射了…..快!快!用力吸!含紧一点……好爽!阿!射了!射了!喔!!!~~~~~~~」我伸直了双腿, 眼睛微闭大字型仰躺在座位上,不断向上挺腰。 浓浓的精液,大量涌进女孩的口腔中。 射精的同时,我用极大的力量捅她的嘴,边捅边射, 于是精液被捅进喉咙她不得不吞食着。 再抽送几下,终于停止射精,但我的肉棒依然坚硬的顶着女孩的上颚, 毫不软化。 大概是因为好几天没干炮了,因此今晚精力特别旺盛。 乘客们见到这惊心动魄的一幕,有的睁大眼睛直看;有的嫌恶的别过头去;有的别过头, 却斜眼偷看……我想他们大概都是第一次看见别人在口腔里射精吧!这时候, 又到了下一站。 「咱们下车吧!」我拉着女孩出了车门, 立刻将她推倒在月台的候车椅上。 「你还想怎样,不是已经满足了吗」女孩似乎已经没有刚开始那么恐惧了, 她用充满敌意的目光狠狠的瞪着我。 「嘻嘻!你没看见吗我的鸡鸡还硬的不得了呢!要借你的的小肉穴插一插。 」我笑着说。 女孩突然跳起来向电梯的方向冲。 可惜她快我更快,早料到她要开熘,我一脚就踹在她的小腿骨上, 她就跌倒在地我又上前补了两脚,终于乖了。 捷运站很大,是在地底的,出口在上层, 所以月台没有管理员。 这里又是月台的最里端,没半个人,连固定式摄影机都照不到, 真是个品嚐少女的好地方。 我拉扯她的头发,将她扔在座椅上,她不停哭泣。 不能浪费时间,我立刻站到她面前,挺着开始变软的老二, 命令道: 「快吸!把它给我吸硬!」女孩一面揉着痛脚 一面屈服着吸老二一会儿,肉棒又恢复该有的硬度。 我随即将她的双腿撑开,用力挺进。 可是女孩的小肉穴已经干了,形成一条粉红色的裂缝, 煞是可爱。 我吐了一口口水,抹在自己的阴茎上,用力塞进肉穴, 两侧的大阴唇被挤开露出红通通的小阴唇。 顶端的阴蒂,微微突起,鲜嫩欲滴。 阴茎快速的滑动,在阴道中抽插,快感一阵阵袭来。 女孩的脸痛苦的扭曲,喉咙传出悲惨的低吟。 我的速度渐渐加快,阴道也开始分泌淫水, 随着阴茎的挺进撞击发出滋滋的挤水声。 另一侧的月台,有车进站了,我不得不变换姿势。 因为若是被下车的乘客发现,一定会有多事者通报管理员, 坏了好事。 我坐在椅子上,然后让女孩坐在我身上, 当然阴茎必须插入淫穴,以保持硬度。 右手拿着美工刀,伸进上衣内,让冰冷的刀片贴着她细嫩的小腹。 这时候,捷运车也渐渐停妥。 从外观上看,就像一对甜蜜蜜的情侣,坐着等车。 左手轻抚着女孩的秀发, 我在她耳边轻声细语说: 「宝贝乖乖喔!别乱动, 虽然只是薄薄一支刀片要切断你的肠子却是很方便呢!不想被当场切腹的话, 就乖乖的。 」女孩剧烈发抖着,只有服从。 毕竟贞操诚可贵,生命价更高。 乘客纷纷下车后,很快的隐没在电梯那一侧, 月台又恢复了宁静。 我抱着女孩,走到月台最里边,那儿有两具公共电话。 「现在我们换姿势,继续干吧!」我让女孩双手扶着公共电话, 然后从后面插入。 干了一会儿,不太顺畅,原因是这娘们的屄长的太前面, 她又不太会翘屁股害我的肉棒屡次滑到外面。 于是我干脆放弃阴道,改插肛门。 肛交确实是很爽的,因为肛门非常紧,收缩的程度也大过阴道。 我在女孩的屁眼上涂了些口水,然后勐力的捅进去。 女孩痛苦的直冒冷汗,我猜这是他第一次被人干肛门。 「好紧喔!真是棒极了!喔~~~~~~~同学, 你有一付极品屁眼知道吗….我肏!……真是爽死了!…喔…喔….屁..屁股翘高一点…对..对…爽阿!」由于被紧密的肛门夹住, 快感迅速攀升直肠里的温度极高,让我的阴茎感受到无比的舒畅。 女孩愈痛,屁眼夹的就愈紧,几乎要夹断了我的大阴茎。 「喔!!!我要射了!!!喔~喔~…..快快快!干你娘的!你这个贱货…..让我干死你吧!喔~我肏!…..嗯…嗯…嗯…」我将刀片收在口袋, 双手按着女孩的肩膀将她的身躯扳的向上弯曲, 演出激烈的肛交秀。 我闭着眼,汗如雨下。 急速挺腰,一下下撞击在白嫩的屁股上,阴囊也拍打着嫩穴。 终于,射精了。 磙烫的精液注入她的直肠,一阵阵颤栗的快感则冲上我的脑门, 我一面射精一面将阴茎捅到最深处,然后全身往上提起, 几乎要将肉棒折断。 大约半分钟,高潮渐退,我还不想将肉棒拔出来, 继续塞在直肠里享受片刻馀韵。 刹那间,我拿起电话筒,将电话缐绕在女孩的脖子上, 使劲勒紧。 女孩惊吓不已,挣扎着想抓住电话缐,可惜金属制的电话缐已经深陷在她粉嫩的脖子上。 她唿吸困难,想叫也叫不出声音。 慢慢地,女孩秀美的脸庞涨的通红,由红变紫, 她的嘴巴张的大大的伸出舌头,彷佛在沙漠中缺水的人。 她的眼球像金鱼一般突出,布满血丝,鼻孔也用力张大了。 她不停扭动身驱,双腿乱踢,可是一点用也没有。 我原本抓住她肩膀的另一只手,也帮忙扯住电话缐, 使劲拉紧。 一会儿,我感受到她的身体下沈,挣扎渐渐停止, 她的生命似乎即将流失。 不过,虽然咽了气,她还没死透,不能松手。 「死吧!快死吧!我的大小姐…….车快来了, 我可不想错过错过的话要再等十分钟呢!你也不希望我太晚回家吧!太晚回家我会睡眠不足……..反正你赶快死就对了!」女孩的身体已经完全不动了, 我仍将电话缐拉的紧绷让她吊着一会儿,这样比较保险。 列车进站了,在停车前,我迅速的挂回电话, 让女孩继续吊在那儿然后在关门前跳进车内。 我坐倒在座位上,气喘如牛,汗流浃背,附近的乘客奇怪的看着我。 我只是一个劲儿的微笑。 因为我的心情真快乐,我想,今天应该可以睡个好觉吧!。